他擔心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有什麼失控的事情發生。

遠遠瞧見凌辰和蘇若若並肩走來。

慕楠瑜目光落在少女身上。

說實話,迄今為止蘇師妹從未有過出格的行為。

甚至天真爛漫的模樣讓人忍不住對她釋放善意。

如果不是他什麼都知道的話……

——

“師尊,你回來了。”

季無野一直待在雁回殿等羽嫣。

倒不是他沒去其他地方找過。

但若是羽嫣不想讓人找見。

那便沒有人可以發現她。

羽嫣腳步微頓。

她竟然疏忽到沒發現殿內有人。

女子眼底划過一絲不虞。

不是對季無野,是對自己。

修煉至今,她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為什麼偏偏信上的內容讓她如此介懷。

可季無野明顯是誤會了。

羽嫣的神色猝不及防讓他心口一滯。

連帶着說出口的話都帶着幾分沙啞,“師尊,弟子有事找你。”

青年身姿挺拔,身量比羽嫣要高一個腦袋。

隨着女子越走越近,他目光漸漸低垂。

但始終一眨不眨的落在對方臉上。

他像是要找到什麼證據。

證明剛剛那一眼只是他的錯覺的證據。

羽嫣收斂起凝重覆雜的心緒。

在與青年擦肩而過的時候如往常一般揚了揚唇角。

“找為師有何事?”

羽嫣示意季無野坐下。

正如季無野想要看到的,女子驚心動魄的容顏上一派瀟灑肆意,她在對他笑。

季無野眸子微動。

壓下心頭還未消散完全的不明澀意,他順勢坐到了羽嫣對面。

羽嫣黛眉輕挑。

要說三個徒弟中,最不和她見外的便是季無野了。

不似風夙的恭敬,不似漓澤的討巧。

他是真的肆無忌憚。

偏偏她一點兒也不反感。

就是最近對方似乎有些放肆過頭了。

羽嫣心思百轉。

沉默間季無野遲遲沒有說話。

“嗯?你怎麼不說話?不是說找為師有事?”

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羽嫣突然抬眸問道。

季無野望着她笑,青年音色低沉悠悠道,

“師尊之前答應給弟子尋一把劍。”

羽嫣神色一僵,她有答應過?

季無野一下子參透了她的表情。

他心頭划過一絲惱意。

要說之前他還抱着或許師尊只是暫時沒找到適合的想法,此刻早在女子怔愣的表情下潰不成軍。

她是真的忘記了!

“師尊莫不是忘記了!”

季無野咬牙笑道。

一如五年前清澈的眼眸多了成熟。

有氣惱有遮掩有似笑非笑。

獨獨沒有羽嫣擔憂的殺戮戾氣。

一絲一毫都沒有。

羽嫣滿意的輕笑出聲。

她還笑!

逗他玩兒很有意思?

季無野猛的站起身。

他就不該相信她的話。

或許她當年只是隨口一提,可他卻是放在心上記了五年。

“等等!”羽嫣喊住了他。

季無野腳步微頓,他也不回頭,就拿背影對着她。

羽嫣簡直要氣笑。

她就說他最近太過沒大沒小。

“季無野,為師是你師尊。”

羽嫣強調道。

季無野眼底升騰的期待又被女子一句話砸了下去。

他繃著俊臉。

“原來師尊喊住弟子就是為了說這個,弟子知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