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怎麼知道季裕是方流裕?”

方流裕是誰?

他是萬昭宗大名鼎鼎的天之驕子。

當年風頭一度蓋過第一宗門掌門首徒沈青逸。

只是不知為何突然失去了消息。

羽嫣漸漸對上了時間線。

方流裕消聲匿跡的時間,正好是她執行完宗門任務回來的時候。

別問她為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方流裕當年追求師妹你追的轟轟烈烈,對季裕你難道沒有任何懷疑?”

沈青逸說完,頗有些看好戲的意味。

羽嫣使勁踩了他一腳。

“我又不瞭解他,再說師兄你是沒見到季裕的模樣,任誰也不會懷疑他是正道修士好吧?”

女子無語的斜睨了他一眼。

當今方家家主和方流裕是親叔侄。

羽嫣頭疼的揉了揉額角,

“我便見見他。”

若對方真的有什麼目的,她不介意開門見山談一談。

偶得季裕就是方流裕的事實,羽嫣心底唏噓無比,更多的還是為一代天驕隕落而惋惜。

她羽嫣劍下從未有怨魂,即便殺的是方流裕又如何?

沈青逸輕嘖一聲。

他望着白衣女子的背影神色幽幽。

也只有師妹這個小傻子,事到如今才知道季裕的真正身份。

雁回殿

羽嫣在看到大殿已然坐等的一大一小兩人時。

不覺暗道沈青逸狡猾。

繞了那麼大個圈子,竟是先斬後奏!

人恐怕早已被他帶進來,就在這兒等着她呢!

“嫣尊者,別來無恙啊,哈哈哈哈哈哈。”

方家主遠遠瞧見羽嫣進來,他立刻起身走了過來。

“方家主,好久不見。”

羽嫣回之一笑,她視線落在了跟在他身後的小男孩兒身上。

十歲左右的樣子,個頭不大。

女子不由的想到風夙十歲的時候,那時他已經長到和她肩膀一般高了。

想着想着她不免笑出聲。

“方家主前來所謂何事?”

羽嫣收斂神情,她示意兩人坐下。

“嫣尊者,想必沈掌門已經跟你說過了,你看我這兒子如何?”

方家主神色間頗有些期待,他說著拍了拍男孩兒的肩頭。

“方笙見過尊者。”

男孩兒自始至終視線都落在羽嫣身上。

方笙?

羽嫣心頭划過一絲怪異,她笑,

“方家主,你什麼意思?”

“方笙欲拜尊者為師。”

不等方家主回話,男孩兒脆生生的話語響徹大殿。

方家主暗自咬牙,這個小崽子!

要不是他死活拉着他,非得要拜羽嫣為師,他早就把他送萬昭宗去了。

跟着他方家老祖宗修煉不好麽!

“師尊!”

“徒兒不同意!”

“師尊不會收你的。”

三道聲音齊齊從內殿方向傳來。

羽嫣毫無意外,她黛眉輕挑,眼睜睜的看着三人從內殿走出來。

方笙一眼就鎖定了戴面具的少年。

他小手微蜷,然後目光誠摯懇求的看向羽嫣。

“方家主,本座已有關門弟子,令郎天資聰穎,不如另尋佳師。”

關門弟子,顧名思義,不再收徒的意思。

方笙面上划過一絲焦急。

方家主頗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緩緩道,

“嫣尊者,不如看在小叔的面子上,”

“等等!”羽嫣立刻制止住了他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