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季無野握住了劍柄。

之前領悟過的劍招順着他的動作流瀉而出,羽嫣眸間划過一絲贊賞。

少年劍道天賦不錯。

那日羽嫣收他為徒,最大的目的便是讓他避開外門弟子的欺辱。

直到今日,她不由的重新審視季無野。

是她疏忽了,能憑一己之力登上魔尊之位的人,又怎麼會平庸?

待少年收劍,羽嫣揮揮手將人招呼到了身前。

季無野雙手將青羽劍奉上。

“師尊,請為弟子解惑。”

他抬眸望着她,說話間眸底一片赤誠。

羽嫣拿過隨手被她放在桌邊的劍譜,指着其中一個招式開始講解起來。

她剛剛看的很清楚,少年便是在這裡卡殼了。

女子的聲音慵懶隨性,季無野聽着聽着便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移到了她的臉上。

額間突然被敲了一下。

少年趕緊捂住。

“懂了?”

羽嫣淡淡掀眸問。

季無野趕緊點頭,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正經,

“弟子明白了,多謝師尊。”

“回去多加練習,改天為師會檢查。”

羽嫣將劍譜遞給季無野,手指無意間碰了對方一下。

少年渾身仿若被雷電過一般,他抬頭極快的看了她一眼。

不等羽嫣深究其中的含義,對方已經像是逃離一般轉身跑走了。

踏出大殿前,少年攥着劍譜回頭望。

他眼底氤氳着糾結的霧氣。

她剛剛是在暗示他什麼嗎?

季無野耷拉着腦袋一步一步走下臺階。

恍惚到與風夙擦肩而過不自知。

直到少年回到自己房間,他才猛的抬頭。

他剛剛究竟在想什麼!

就算她教導他又如何。

他是不會被俘虜的。

不會……

羽嫣托着下巴好笑的望着窗外。

兩棵古老的桃花樹常年桃花盛開。

季無野臨走前的反常根本沒被她放在心上。

只當是少年急於回去領悟劍法。

風夙抱着劍繞到了後殿。

他坐到了桃花樹根邊,目光時不時的瞥向開敞的窗戶。

羽嫣早已換了個地方入定修煉。

是而。

男孩兒並沒有瞧見她的身影。

自當年他在這裡偶遇師尊,風夙時不時的便會跑來修煉。

只是不知是巧合還是羽嫣有意。

除了第一次她出現贈他面具。

他就再也沒見過她,哪怕是透過窗戶。

不知不覺

男孩兒摟着劍睡了過去。

他做了一個夢,夢中雁回峰只有他和師尊兩個人。

他的臉上也沒有難看的疤痕。

師尊總是帶着他出去歷練,她還會親昵的喊他阿夙。

窗沿傳來一聲輕響。

羽嫣走上前將不安分的小焰抱在了懷中。

目光不期然落在了樹邊熟睡的男孩兒身上。

他不知道是做了什麼美夢,唇角一直上揚着。

羽嫣擼着兔子的皮毛,毛絨絨的帶着溫度。

“啾啾——”

小焰突然化形成小鳳凰叫了兩聲。

男孩兒似是被驚擾到,他睫毛輕顫緩緩睜開了眼。

羽嫣一把拽過鳳凰退了好幾步。

她就是故意避開他的。

潛意識里,她並不想過多的和他碰面。

仿佛只有這樣,他們才是規規矩矩的師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