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之前一直教導徒兒,實戰才是提升實力最好的方式。”

羽嫣不置可否。

雁回殿前

一大一小兩道白色身影纏繞在一起。

羽嫣將修為壓制在了築基巔峰。

她手中的劍泛着青色的光芒,劍尾的流蘇墜隨着她招式的變幻不斷輕晃。

風夙額間漸漸溢出了薄汗。

他緊緊的握着毓流劍,生怕一個失力便被師尊打落。

然,事情總是怕什麼來什麼。

砰的一聲脆響。

毓流劍直直從風夙手中滑出,順着力道插在了院門邊。

漓澤嚇得後跳了一步。

他手中端着食盤,見狀看向院中收了招式的兩人。

“師尊,師兄,你們嚇死我了!”

漓澤一手拍着胸脯,他把食盤放在了桌邊。

“出息。”風夙睨了他一眼。

風夙走過去將毓流劍拔了出來。

一雙眸子溢滿了星光。

“謝謝師尊,徒兒明白了!”

風夙跑回到羽嫣面前,他仰頭朝她笑。

“嗯,悟性尚佳。”

何止是尚佳。

羽嫣無非是順着他的出招回了幾式,她大概知曉他疑惑點在哪兒。

只是不等她出口指點,這孩子就已經自行領悟了。

她怕她誇的太過分他會驕傲。

正如風夙意料的,羽嫣揉了揉他的腦袋。

男孩兒視線落在女子收回的手上。

鳳眸微垂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瞧着羽嫣進屋,漓澤立刻端起食盤跟了上去。

縷縷清粥香蔓延開來。

風夙望着漓澤的背影,眸光微閃。

咣當一聲。

桃花樹邊傳來窗戶關閉的聲音。

緊接着,季無野拉開房門走了出來。

在路過風夙的時候他腳步微滯。

季無野看向他,少年薄唇微揚,

“大師兄,改天師弟也想找你切磋切磋。”

“隨時奉陪。”

眼瞅着季無野後腳也踏進了雁回殿。

風夙捏着毓流劍掌心泛酸。

凌厲的招式隨即發出,片片飛落的桃花瓣即刻被砍的七零八落。

殿內

漓澤笑嘻嘻的將食盤放在了羽嫣面前的桌子上。

“師尊,這是徒兒剛剛煮好的粥,您嘗嘗!”

羽嫣目光垂落,白粥的香氣鑽入鼻尖。

除了桃花的幽香外,還帶着絲絲酒氣。

原本不感興趣的她,當下桃花眼微眯。

“放了什麼?”

她*的手指挑起了勺子,一下一下舀着。

濃郁的桃花酒釀香混着米香,羽嫣嘴邊泛起了一抹笑。

“徒兒知曉師尊喜歡桃花酒。”

若是漓澤身後有尾巴,羽嫣想他一定會得意的搖起來。

腦海中不自覺划過方纔在院中,風夙隨口吐槽的話,出息。

羽嫣笑意更甚。

她啊,向來不重口腹之欲。

唯獨喜歡喝點兒小酒,偏偏漓澤每次下廚都讓她無法拒絕。

“修煉可是遇到了什麼難題?”羽嫣問。

她知道漓澤在陣法方面破具天賦。

在千槲城,他也是接受了陣法的傳承。

倒是不知消化了多少。

“暫時沒有。”

漓澤狐狸眼微彎,他緊緊的盯着羽嫣拿起又放下的勺子,

“師尊覺得味道如何?”

羽嫣:“尚可。”

只是尚可嗎?

少年目光肉眼可見黯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