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的靈舟上

蘇若若坐在風夙對面。

她視線灼灼落在他的臉上,杏眸中滿是崇拜。

“風師兄你真的好厲害,師妹跟你一般大的年紀,修為卻是差了一大截。”

風夙始終垂着眸子,在她話落,身子往左邊移了半米。

身後的窗戶露了出來。

他像是無意,實則刻意的很。

蘇若若面上划過一絲尷尬。

甲板上

季無野緩緩走到羽嫣身後。

“師尊。”少年抬眸望着羽嫣的背影。

見她沒回頭,他幽幽道,

“您給的劍法弟子看了,弟子可能不大適合修劍。”

“哦?不適合修劍,那適合什麼?”

羽嫣迴轉過身,桃花眼清冷的望着他。

季無野心口一顫。

直覺告訴他,他應該立刻改口做些什麼。

可鬼使神差的,他竟一動也不動啞口無言。

羽嫣嘴角輕勾,一雙眸子是前所未有的霸道寒涼。

她捏住了季無野的下巴,彎腰靠近一字一句,

“如果你想要修魔,就去魔域找你顏師伯,若是還想要修仙,要麼,跟着為師修劍,要麼,自請離峰去外門!”

羽嫣捏着他的力道很大,刺痛骨骼的疼痛卻是讓季無野清醒無比。

他直直的望着她和她對視,神情滿是倔強。

女子清冷的幽香環繞在鼻尖,她說完還沒放開他。

季無野唇瓣囁嚅,“弟子……”

“倘若為師發現你擅自踏入邪門歪道,季無野,到時莫怪我不念師徒情意!”

羽嫣終於鬆開了他。

少年下巴留下了紅紅的手指印記。

他望着羽嫣明顯不虞的背影,一顆心前所未有的鮮活。

“師尊你等等我,弟子知錯!”

季無野趕緊追了上去。

羽嫣和季無野一前一後進了靈舟。

少年嘴角掛着笑,如果忽略到他下巴上的淤痕的話。

風夙視線落那抹紅痕上,眉宇輕斂。

“師弟,你下巴怎麼了?”

漓澤心直口快,他湊了過來,

“老實說,你是不是惹師尊不開心了?”

季無野摸了摸下巴,那裡似乎還殘餘着羽嫣的力道。

他邊摩挲邊笑:“是師弟惹師尊生氣了,下次不會了。”

下次還敢。

季無野目光幽幽,原來她也會近乎失態的生氣。

風夙直勾勾的盯着他,自季無野進來,他的餘光就沒有從他下巴離開過。

是師尊動的手嗎?

風夙搭在膝蓋上的手一蜷,他不由的想,得離得多近,師尊才能捏住他。

雁回峰

羽嫣一回來就給沈青逸傳了消息。

“師兄,明日師妹舉辦收徒儀式,屆時還需師兄幫忙。”

“好。”

沈青逸回了一個字過來。

羽嫣朝傳訊石瞪了一眼。

恰好風夙進來,將女子的神情攬入眼底。

他立刻撇開視線,唇角卻是不自覺高高揚起。

羽嫣輕咳一聲,“何事?”

“師尊,弟子在劍法上有些疑問,想請師尊解惑。”

風夙邊說邊亮出了毓流劍。

羽嫣撐着腦袋輕飄飄看了他一眼,她好笑的出聲,

“怎麼,看你這架勢,是想同為師切磋一番不成?”

風夙眸子神采奕奕,他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