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一陣波動,羽嫣看向大殿門口。

沈青逸帶着漓澤和蘇若若出現。

在看到蘇若若的那一刻,羽嫣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複雜。

傳承之門有四扇。

風夙和季無野進了其中兩個。

羽嫣當時給沈青逸傳訊時說的很清楚。

除了漓澤,他可以再帶一個小家伙。

她早該想到的,畢竟師兄那麼看重蘇若若。

書中怎麼說來着,女主哪怕磕碰着腦袋,她師尊都要追根究底替她打抱不平。

果然是帶了個小家伙啊。

羽嫣笑意嫣然,她撤去身上的隱匿。

女子翹腿坐在房梁上,光線落在她臉上灑下淡淡的陰影。

漓澤立刻發現了她。

少年離開沈青逸的身邊,他蹬蹬蹬跑到了羽嫣下方,仰頭欣喜的看着她。

“師尊!”

“漓澤,去那邊,選擇一道門。”

羽嫣手指向剩下的兩道門。

漓澤當下便明白了。

少年沒太糾結,進去之前他回頭依依不捨的看了羽嫣一眼。

女子朝他鼓勵的笑,她以為他是在忐忑。

蘇若若一直註意着他們兩人的互動。

在漓澤消失之後,沈青逸才帶着蘇若若走了進來。

青衣男子懷中掐着赤兔。

“若若,多虧了你師叔,這是機緣,去吧。”

蘇若若抬頭:“謝謝師叔。”

“氣。”羽嫣一躍從房梁落下。

在她靠近過來的瞬間,小焰趁沈青逸不註意,立刻逃到了羽嫣懷中。

“為什麼要養着他?”

“不養着難道還給他送回去?”

羽嫣揉了揉兔子腦袋。

“我是怕你到時候有理說不清。”

沈青逸笑睨了她一眼。

鳳凰之身,怕不是妖王的種。

這麼小的年紀,若是真被老鳳凰找來,說不定會被倒打一耙。

羽嫣動作一僵,想到外門藥山的結界,她眼眸一彎無所謂道,

“不會。”

小焰出現在這裡,說不定就是妖王授意的。

劇情中是他進來五年後被蘇若若契約,直到蘇若若飛升都沒人找來。

沈青逸又看了兔子一眼。

“到時還要麻煩師妹把若若帶回去,宗門還有事,我先走了。”

“等等!”羽嫣將人喊住。

沈青逸:“怎麼了?”

“為什麼是她?”羽嫣看向沈青逸。

據她所知,師兄的另外幾個徒弟現在都在宗門。

“我也是按照師妹的意思,畢竟我那座下只有這一個小家伙。”

沈青逸幽幽道。

“還是說,師妹對若若有什麼意見?畢竟是師兄我剛收的弟子,師妹給個見面禮不過分吧?”

“師兄你話真多!”

羽嫣算是被他說服,她笑着揮手讓人趕緊走。

在男子離開的瞬間。

小焰拱了拱身子從羽嫣懷中挑了下來。

他化身成了鳳凰落在女子肩頭。

“姐姐!”

聽到他的傳音,羽嫣沒有絲毫意外。

“小焰。”羽嫣戳了戳他的腦袋。

算算時日,他估計也快要化形了。

回想方纔,沈青逸撕裂空間時靈力的流暢,羽嫣心頭微松。

看來師兄的傷已無大礙。

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他不想她多問,他沒事就好。

女子悠哉的拿出一枚儲物戒。

這座宮殿,四道傳承之門是重點。

但其他小殿中堆積的靈石法器之流,她暫時先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