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意外,預料之中。

顏凝輕哼一聲走回到羽嫣身邊。

——“真是便宜你了!”

——“替我謝謝樓清寒。”

羽嫣眸底滿是戲謔。

既是千槲城城主府的後院,這方空間必然不會只有如方纔地裂般的關卡。

季無野一路都視線膠着在風夙的劍上。

如果他依舊選擇法修,他將永遠也趕不上他。

“師弟,不要走神。”

風夙忍不住提醒道。

顏凝中途有事早已離開。

羽嫣打着歷練兩人的主意,此刻不知道隱匿在何處。

他們現在正走在一處窄小的天橋上。

腳下是深不見底的懸崖,霧氣朦朧。

一個月後

蒼渺宗

沈青逸將漓澤喚到了主殿。

“弟子見過掌門師伯。”

漓澤收斂起心中的疑惑,他朝沈青逸恭敬的行了一禮。

少年一席白衣身形筆直。

原本等着掌門吩咐或者交待什麼,奈何對方遲遲沒有說話。

漓澤抬眸望向上首,發現沈青逸正看向大殿門口。

在看到那團紅糰子時,漓澤眉心一跳。

這家伙怎麼跟着過來了,他居然沒有絲毫察覺!

“師伯,這是師尊養的兔子。”

漓澤走過去將兔子抱了起來,他笑嘻嘻的捏着兔子的耳朵,手掌在兔子腦袋上一拍。

讓他亂跑!

懷中的兔子抖了抖身子。

沈青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袖子下的指尖捏了捏。

緊接着脫口而出:“抱過來。”

漓澤身形一僵,腦海中極速思索着蒼渺宗的宗規。

確定沒有哪一條說靈寵不得擅自進主殿。

他鬆了一口氣。

“師伯喚弟子前來可是有事?”

沈青逸一手捏住了兔子耳朵,他就這麼提着掙扎的兔子,看向漓澤。

少年眉頭微不可察一皺。

師伯未免太過粗暴。

“你師尊托本座送你去千槲城。”

漓澤原本落在兔子身上的註意力立刻挪開,他雙眼迸發出光亮。

“師伯,那我們現在走?”

“急什麼。”

沈青逸將兔子提到面前,他一雙眸子直直望着兔子的眼睛。

清俊的容顏上染了幾分興味兒。

之前他怎麼沒發現……

漓澤迫不及待的想要見羽嫣,他恨不得現在就飛到千槲城。

可他知道,他這修為做不到。

“師尊!”

就在漓澤實在站不住腳,想要問沈青逸什麼時候出發的時候。

蘇若若的聲音傳了過來。

“師尊你找我?”

蘇若若一眼就看到了沈青逸手中的紅糰子。

她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好可愛的小兔子!”

“是師尊的。”漓澤護犢子般擋在了蘇若若身前。

連帶着沈青逸都被他遮掩在了身後。

蘇若若神色無辜的看着他,

“師兄你幹嘛攔着我?”

漓澤剛想要說什麼,沈青逸起身繞過兩人走下了臺階。

“人齊了,走吧。”

漓澤立刻跟了上去,他可等了太久了!

蘇若若瞪大眼睛望着少年的背影。

他這人怎麼這樣!

千槲城

羽嫣此刻正隱匿在宮殿的房梁上。

幾天前,兩個小徒弟找到了這裡。

沒想到竟是一方傳承之地。

所以她把漓澤也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