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無野目光微滯。

當時他趁千方芳出門,逃出了城主府。

路上便遇到了這紅衣女子。

她當時見到他的眼神比千方芳還要恐怖。

看着自家師尊和紅衣女子言笑晏晏。

季無野面色緊繃。

他才不要做她的徒弟,他已經是師尊的徒弟了。

——“嫣嫣,他是個修魔的好苗子!”

顏凝開始給羽嫣傳音,望着羽嫣的眸子亮的可怕。

聽到修魔,羽嫣忍不住心口發緊。

又想到顏凝所說的修魔其實是修習她的*。

——“你可以去跟他說,如果他願意跟你走,我不阻攔。”

羽嫣想了一會兒道。

她收下季無野本就是為了阻止他入殺戮。

至於修仙還是修魔,既然有選擇的機會,那就看他自己的決定。

風夙瞧見顏凝突然笑的跟花兒似的,朝他們兩人方向走來。

腦海中突然划過五年前的場景。

他側頭看了看季無野,然後快速的飛奔到了羽嫣身邊。

果然,顏凝依舊朝大樹方向走着。

風夙鬆了一口氣。

取而代之是眼底遮掩極好的幸災樂禍。

羽嫣似有所查,她輕拍了一下風夙的腦袋。

男孩兒迷茫的抬頭,映入眼帘的是女子精緻無比的側顏。

風夙摸了摸後腦勺,註意力又集中在了季無野和顏凝身上。

方纔師尊兩人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顏師伯是想收季師弟為徒。

一想到師尊沒有阻攔,風夙心底就樂得不行。

顏凝此時已經站在了季無野身前。

“季無野。”

“顏師伯。”少年仰頭一派純凈。

顏凝的臉卻是立刻青了又青。

她轉頭幽怨的看向羽嫣,對方無辜的攤了攤手。

“師伯?你覺得我年紀比你師尊大?”

只是一個稱呼,顏凝便知他沒有做她徒弟的想法。

心中遺憾的同時,因為少年乾凈容顏而升起的惡劣心泗溢。

她才不管他是有意還是無意。

季無野面上一僵,他不由自主的順着她的話看向羽嫣。

少年沉默。

顏凝憋着一口氣不知如何發泄。

她就知道,嫣嫣和她的徒弟就知道欺負她!

“當真不跟我走?你要知道,你是三靈根,若是修魔,前路會更加坦途!”

顏凝眯起了眸子,她循循善誘。

“三靈根又如何?”

季無野瞬間面色冷硬起來,一雙眸子滿是被*後的不虞。

不遠處,羽嫣黛眉輕挑。

她還是第一次再他臉上看到這樣的表情。

顏凝暗道好小子有骨氣。

“三靈根倒也不如何,明明有更好的選擇,只要你做我顏凝的徒弟,我可保證,五年內——”

顏凝手指緩緩指向風夙。

“你可以超越他。”

風夙眉心一跳,他緩緩移動身形站帶了羽嫣身後。

女子纖細單薄的身影不能完全將他遮掩。

超越他?

季無野眸子微動,他是想超越他。

“你說的當真?”

少年似是被說服般反問。

顏凝笑着點頭:“我從不說謊。”

她視線落在季無野的臉上,在她期待的目光中,少年緩緩綻開了一抹笑。

“多謝師伯鼓勵,師侄會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