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女子像是蝴蝶一般飛撲了過來。

羽嫣眨巴眨巴眼。

羽嫣:“我還以為你走了呢。”

“這不是剛想離開。”

顏凝摸了摸鼻尖。

遠遠就瞧見羽嫣改頭換面從千音閣出來。

她是認得她這副模樣的。

也經常和她一起去千音閣聽曲兒。

可惜了,這次沒趕巧。

“隨我來,帶你去個好地方!”

羽嫣捏了捏顏凝的臉,對於之前傳訊石中的內容,她沒打算多問。

城主府後山

“哇,不是吧,嫣嫣,這是你的傑作?”

顏凝坐在大石塊上表情誇張。

她一邊指着空中的圈子一邊驚訝崇拜的看着羽嫣。

“怪不得城主府外面的陣法沒了呢,想必也是你破開的,破的好,破的妙啊!”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顏凝拍掌的手漸漸握起了拳頭。

羽嫣黛眉輕挑。

她看向半空,心想兩個小徒弟進去也半天了。

不知道情況如何。

“進去?”羽嫣朝顏凝仰了仰下巴。

“走!”

顏凝立刻過來拉住了羽嫣的胳膊。

“嫣嫣我跟你說,之前我看上了一個少年……”

兩人的身影隨即消失在光圈處。

——

風夙執劍站在一顆蒼天古樹上。

他眸色寒涼,居高臨下的望着正在死命攀爬樹幹的雷行豹。

毓流劍划過細碎的銀光,絲絲寒意看的人心頭髮顫。

季無野靠在另一道枝椏上。

他雙手環胸:“師兄,你說師尊是不是逗我們玩兒呢?這裡面哪有她說的什麼城主府積蓄?”

風夙側眸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滿是警告。

“不許胡說。”

季無野神色一噎,他風夙回過頭去的時候,他目光落在他手中的劍上。

之前師尊留給他的也是一本劍譜。

過去修煉的十年他一直都是一名法修。

一直到現在,那本劍譜他都沒有打開過。

不知道,若是他同師尊說不想學劍,她會是怎樣的一副表情。

季無野眼中寫滿了躍躍欲試。

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他的情緒波動,風夙劍招落下後看了他一眼。

少年依舊是那副眼神澄澈無比的模樣,風夙忍不住皺眉。

“走了。”

就在他話落的瞬間,整個古樹突然頃刻倒塌。

兩人來不及躲閃,迅速掉落進地面裂開的縫隙中。

“什麼少年?凝凝,我怎麼不知道你好這一口兒?”

羽嫣此刻已經恢復了容貌,她滿是興味兒的看着顏凝。

心中為樓清寒捏了一把汗。

若是凝凝喜歡那少年,她必然是支持的!

顏凝瞪大眼睛捶了羽嫣肩頭一下,力道很輕,卻是實打實的。

“你亂想什麼呢!我的意思是說,我看中了一少年,想要收他為徒!”

“這樣啊。”

羽嫣頗有些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我還以為……”

“可別你以為了,嫣嫣你看那邊!”

羽嫣順着顏凝的指示望向不遠處的森林。

在捕捉到其中的兩道氣息時她黛眉微挑。

不知道是發現了什麼,顏凝突然眸子一亮。

她拉着羽嫣就往裂口處奔。

羽嫣瞅着她那副急切的模樣,當下好奇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