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師妹來的不巧,他不在,你不如下次再過來。”

眼瞅着漓澤進屋關了門,蘇若若氣的跺腳。

啊啊啊啊啊啊!

可惡!真是可惡!

粉衣女孩兒輕哼一聲,她一定要聯繫上風師兄。

自昨日重逢,她就夢到了他。

她看到了他面具下的容顏。

哪怕是在夢中,她都感受到了她心臟不尋常的急劇跳動着,醒來後久久不能平息。

那是一張怎樣的臉,蘇若若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不僅如此,他還是羽嫣尊者的親傳大弟子。

蘇若若想着想着便紅了臉。

她不由的想起,當初在凡界時,蘇傾雪警告她不要覬覦水雲國太子。

女孩兒眼底滿是嘲諷,區區一介凡人,有什麼值得她覬覦的!

只有像風師兄那樣的天之驕子,才是最適合她的!

漓澤憋屈的很,蘇若若哪壺不開提哪壺。

不說她,他也想知道師尊和師兄去哪兒了。

少年來回踱步,一會兒又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終於,他掏出了傳訊石。

——

“師尊,師弟出關了。”

風夙收到漓澤的消息後,他執劍走到了羽嫣身旁。

女子正站在河邊,纖細的身姿倒映在水中,隨着泛起的波紋搖曳。

風夙餘光看到了水面上自己的身影。

他和師尊併排站在一起,白衣被微風捲起和師尊衣擺相貼。

仿佛他們之間的距離因此更親近了一步。

師尊是他最親的人,他總想離她近一些,更近一些......

哪怕如此,可他總覺得少些什麼。

羽嫣視線收回,她笑,總算被她找到了。

“嗯,告訴他莫要着急,我們很快就會回去。”

女子心情頗好的坐到了河邊的石塊上。

她居高臨下的望着風夙,目光在他腰側的毓流劍上流轉一瞬。

而後女子素手伸出,她指了指一處水草處。

“風夙,看到那株水草了嗎?用劍氣。”

幾乎是在羽嫣話落的那一刻,凌厲的冰寒之氣從毓流劍鋒發出。

咔嚓咔嚓

水草方圓幾米的水面全部結上了冰。

原本碧綠昂揚的水草莖身頃刻粉碎。

風夙將劍收回,他看向羽嫣星眸熠熠。

“不錯,此次閉關進步不小。”

羽嫣毫不吝嗇的贊賞。

一直在觀望的季無野眸子微閃。

他們現在是在城主府後山。

隨着水草被破壞,一道灰濛蒙的光圈從水面破開。

“城主府數千年的積澱大概都在這裡,去吧,註意安全。”

羽嫣話落不給兩人反應的機會,一道靈力便將人推了進去。

待風夙和季無野的身影徹底消失。

羽嫣搖身一變,換了一副容貌修為。

女子隨手在光圈口佈置了一道守護結界。

然後整個人步履悠哉的飛出了城主府。

千槲城毗鄰魔域。

之前凝凝傳音說她在這裡。

青衣女子桃花眼中閃爍着亮光。

要說千槲城最特別之處,自然是——

羽嫣抬頭望着閣樓牌匾上的三個大字。

千音閣。

有的人她修為頂天牛氣哄哄,可她音律不通五音不全。

卻有偏偏喜歡賞琴聽曲附弄風雅。

這是當年顏凝對羽嫣的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