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目光幽幽環繞過雁回殿前所有的房間。

除去他和師兄的兩間,唯一有人氣的便是……

!!!

離他所站櫻花樹最近的那處!

在他屋子對面,門窗被粗壯的櫻花樹遮掩。

漓澤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一雙狐狸眼危險的眯起。

他倒是會選地方。

師尊晚間習慣在桃花樹下練劍,離這屋子最近了!

如若不是當年他和師兄較勁,偏要住在他旁邊。

他也是想選這間房的。

後悔,現在就是非常後悔!

漓澤咬牙切齒,望着樹幹後的屋子狐狸眼眼尾泛紅,那是懊悔羡慕的!

“師兄?”

一道清澈甜美的女聲從身後傳來,漓澤頃刻間收攏了眼底的情緒。

少年挑眉眼底含笑,他順着聲音方向轉身。

在看到一襲粉衣的蘇若若時,面上的神情有瞬間不自然,短暫的幾乎讓人抓不着。

漓澤心下嘀咕,這不是四年前他和師兄去凡界時遇到的小姑娘嗎?

他仍記得當時他們救下她後,就留她一個人在森林徑自離開了。

雖然他並不覺得他們行為有錯。

但從此不見是一會事兒,當下再見又是一回事兒。

心中輾轉一番,漓澤果斷的假裝不認識人。

“師妹是來找誰的?”

漓澤眼底滿是陌生的情緒,他端着一副自認為親和的笑意問。

實則帶着三分妖冶不自知,也就是他現在年紀還小。

蘇若若被他的笑晃了一眼。

在他回過頭來的時候她就認出了他,女孩兒袖中的拳頭握了握。

又是熟人呢。

“師兄不認識我了?若若可是記得師兄呢!”

女孩兒甜甜的笑着,杏眼中是肉眼可見的欣喜。

她邊說邊踏進了院子,似乎重新遇到漓澤讓她無比激動。

漓澤眉心一跳,他忍不住後退一步。

“師妹是不是認錯人了?”他面上毫無破綻,“師妹來雁回峰有什麼事?”

能夠不被雁回峰結界阻礙進來的弟子,要麼是有師尊的默許,要麼便是她身上有蒼渺宗尊者的神識。

很明顯,蘇若若是後者。

漓澤視線在她衣擺處的金色繡線上划過,心下頓時瞭然。

她居然是掌門師伯的徒弟。

腦海中再次划過小焰的話。

不光師伯收了徒弟,他家師尊也收了徒弟呢......

呵!

“師兄?師兄你聽到師妹的話了嗎?”

蘇若若忍不住又靠近了一些,她低頭試圖和少年半垂的眸子對視。

她剛剛問了那麼久他都沒回話。

漓澤目光微動,蘇若若猝不及防的撞進了對方略泛邪氣的眸子中。

“不好意思,麻煩師妹再講一遍。”

漓澤沒有絲毫心理負擔道,他挑着眼尾笑,連解釋都不解釋。

蘇若若一噎,想到今日來的目的,她忍住扭頭走人的衝動。

女孩兒深吸一口氣微笑,

“師妹是來找風師兄的,師兄知道他在哪兒嗎?”

她邊說邊朝他身後張望,試圖尋找風夙的身影。

漓澤將她的神情動作攬入眼底。

找風師兄?

像是被突然被踩了痛處。

這下不等蘇若若扭頭走人,他首先轉身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