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走的方向並不是城主府門口。

相反,她帶着兩個崽子越來越朝城主府深處探索而去。

雁回殿

隨着陣法的波動,一道少年身影翩然落到了殿前的桃花樹下。

他一雙狐狸眼似乎更妖孽了。

似是察覺到雁回殿沒人,甚至師兄房裡也沒人。

漓澤皺起了眉。

師尊和師兄人呢?

都去哪兒了?

突然,不知道是發現了什麼,漓澤身法變幻間來到了樹上。

在看到樹杈上懶懶趴着的兔子時,他雙眼一亮。

兔子正不自知的用前爪撓着嘴巴。

絲毫沒發現危險近在身後。

漓澤得意彎唇。

嘖,肥兔子,師兄不在,看這次還有誰能護得了你!

漓澤緩緩靠近,在距離赤兔不足一臂的距離時,他呼吸緊閉。

然後,少年猛的出手抓住了兔子的耳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我抓住了吧!”

漓澤狐狸眼彎起,初見妖孽的五官上滿是幸災樂禍。

他瞅着兔子明顯驚慌失措的眼睛,漓澤心中暗嘆。

他想,它不會已經生出神智了吧?

仿佛是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漓澤撓了撓兔子的下巴。

果然,那雙向來天真的兔子眼中划過明顯的惱怒和抗拒。

漓澤眉心一跳。

他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整個人後背靠在桃樹枝椏上,一條腿從旁垂下盪啊盪的。

漓澤不顧兔子的掙扎,他雙手捏住了它的身子。

“小焰,小焰你是不是聽得懂我說話?”

在漓澤話落,小焰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那一眼讓漓澤渾身炸毛。

“我說肥兔子,你什麼意思!小心我扒了你的皮,把你做成烤兔子!”

漓澤故意惡狠狠的,他板正起臉威脅道。

“你不敢。”小焰用神識給他傳音道。

“嚯!”漓澤一秒破功,“長本事了啊!”

他頗有些新鮮的掰着兔子左看看右看看。

漓澤自小在漓晝島長大,見過的靈獸不少,扒過皮的靈獸也不少。

但這是他第一次和靈獸對話。

“小焰,那你知不知道師尊去哪兒了?”

漓澤捏了捏它的耳朵問道。

兔子抗拒的扭頭,他眼中傲嬌又得意,“為什麼要告訴你?”

漓澤被它的話堵的心一梗,這個肥兔子!

“不告訴我我就把你吃了!”漓澤幽幽道,“反正現在師尊不在……”

“剛好桃花開的正盛,兔肉桃羹,嘖,想想就美味……”

漓澤邊說邊摘下一朵桃花,他瞅了一眼小焰笑的放肆極了。

“你——哼!”

小焰耳朵一耷拉。

“我也不知道,姐姐是和你師兄一起離開的,哦,還有你師弟。”

“你說什麼?!”

漓澤震驚的直接鬆了手。

一朝脫身,小焰立馬跳下了桃樹。

離開前他還扭頭看了漓澤一眼。

兔嘴邊的鬍鬚顫了顫。

師弟?

他哪裡來的師弟?

師尊又收了徒弟?

他就知道!

漓澤委屈的扁起了嘴巴,他看向雁回殿。

收了徒弟也就罷了,出去也不帶他……

要是他早點兒出關就好了。

等等!

剛剛肥兔子喊師尊什麼?

姐姐?

呵,他看它就是欠扒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