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陣法,結合魂引陣催動便是陣中陣!

這千槲城城主府,有點兒東西。

羽嫣眼底划過一絲興味兒。

來都來了,剛好兩個小徒弟都在,不帶走點兒東西不是她的風格。

“師尊,我們要離開嗎?”

風夙瞧着季無野已經收拾好自己,他略有些嫌棄的看了一眼千方芳。

“隨為師來。”

羽嫣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

剛剛她已經通過神識將城主府探索了一個遍。

她想她大概知道接下來的方向了。

“好!”風夙趕緊跟了上去。

季無野眼神複雜的看了他一眼。

少年手中竄起了一團火。

在他下榻離開的那一刻,紫衣女子的屍體被徹底染成了灰燼。

季無野收起眼底的戾氣,生怕羽嫣返回來,他趕緊追了上去。

羽嫣剛剛踏出房門的腳步一滯。

她回頭,手指抵在馬上就要撞到她身上的男孩兒面具上。

“看着點兒路。”

她想風夙不該這麼莽莽撞撞才對。

書中的他多穩重啊。

由此想着,女子出口的語氣不免帶上了三分教導。

風夙後背一緊,他幾乎立刻穩住了身形,小身板站的挺直挺直的。

他望向羽嫣,“謹遵師尊教導。”

噗嗤——

瞧他一副正兒八經聽命的樣子,羽嫣忍不住笑出聲。

當下也忘了自己為什麼要停下來了。

風夙唇角微彎,原來師尊並不是生氣了。

直到季無野的身影奔了出來,女子桃花眼中的神色漸漸轉為探究。

“無野,你剛剛做了什麼?”她問。

季無野清澈的眸子一顫,他像是後怕的望了屋內一眼,然後快步走到羽嫣和風夙面前。

“師尊,弟子燒了她的屍體……”

說著他還忐忑的看向羽嫣,一秒又將視線移開,少年嗓音沙啞,

“師尊可是覺得弟子這麼做有錯……”

羽嫣想難道她現在的樣子很凶嗎?

他為什麼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你沒有錯。”羽嫣道,“走吧。”

羽嫣神識收回,千方芳已經被燒的只剩下一堆黑色粉末。

她心中划過一絲怪異,說不上來的不對勁。

季無野有錯嗎?

對方都那樣對他了,他心中有怨有恨也是應該的。

或許發泄出來就沒事了。

羽嫣眉宇間的糾結舒展開來。

她走在前面,風夙和季無野都看不到她的表情。

“師弟,你是火靈根?”

風夙走在季無野身邊,他

頗有些詫異的問道。

“是,師兄呢?”

季無野抬眸,他視線落在對方銀色的面具上。

他為什麼要帶着面具?

直到看到面具上的桃花紋路,季無野心下恍然。

他暗嗤,大概也是羽嫣讓他戴着的吧?

看來他這個師兄應該相貌出眾呢。

“冰靈根。”

不知道想到什麼,風夙邊說邊加快了就腳步。

原本因為兩人聊天和羽嫣拉開的距離,瞬間縮短。

季無野知道,以羽嫣的修為,他的一舉一動都不可能逃過她的眼睛。

但他還是燒了千方芳的屍體。

季無野唇角惡劣勾起。

師尊,你看到了嗎?

如果……

“季師弟,你快跟上!”風夙遠遠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