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無野眸子微動。

聽千方芳這麼說,他突然心緒明朗起來。

千方芳不知道他的心理變化。

她憑藉元嬰期修為坐穩千槲城城主之位這麼多年,不是沒有原因的。

單說千家留下的上古結界,便足以保證千家後代地位永固。

除非季無野師尊半步渡劫,不然等對方破開結界進來,她早就將人拆入腹了。

放心,她骨頭都不會給她剩!

千方芳從來都沒想過季無野師尊會這麼快追來。

在她眼裡,對方也不見得多重視這具爐鼎。

充其量消遣罷了!

就算她再不想承認,對方也是修仙界第一大宗的尊者。

什麼好東西沒見過?

她還是極其不想她千家的上古結界被破壞掉的。

城主府外

羽嫣挑眉望着離她只有一臂距離的透明結界。

風夙跟着女子停了下來。

男孩兒抬眸看着府門上極大的“城主府”三個字。

“師尊,師弟在這裡面?”風夙問。

“嗯。”

羽嫣手指指尖在結界上輕點,原本透明的結界立刻變得流光溢彩。

若是千方芳在這裡,她一定會震驚。

這是結界要破的徵兆!

“看到了麽?”

羽嫣側眸看向風夙,說著又在結界上點了點。

如七彩霞光般的異景順着結界將城主府籠罩。

風夙眼底划過一抹詫異,

“這是保護結界?”

他剛剛差點兒就撞上去了,若不是師尊停了下來。

“嗯,別看它原本平平無奇,若是蠻力撞上,會頃刻斃命也說不定。”

羽嫣在提醒他,提醒他以後歷練時不要大意。

風夙鳳眸中滿是受教,他低頭,

“徒兒知道了。”

“嗯,進去吧。”

羽嫣手中出現一把劍,僅是一道劍招落下,結界瞬間破裂。

一道流光化作水晶球落在她掌心,羽嫣輕輕掂了掂。

上古陣法,可以拿給漓澤研究研究。

女子唇角微勾。

風夙還是第一次見羽嫣出手。

他崇拜的目光落在女子身上,心間涌起了一圈又一圈的仰慕。

屋內

千方芳已經解開了少年的外衣。

原本白色的法袍被隨手丟在了地上。

少年僅着白色裡衣。

他真的緊張起來,瑞鳳眼中滿是諷刺和陰沉。

“過來。”

千方芳朝少年招了招手,她無視對方似是要殺人的視線。

“滾!”

季無野說著又朝榻里縮了縮。

眼前划過靈根測試時,一席白衣的女子朝他伸手輕笑的場景。

那麼的肆意,那麼的坦蕩。

少年眼眶猩紅,他咬緊牙關發狠的盯着千方芳。

她怎麼還不來!

她不是他的師尊嗎!

“季無野,識時務者為俊傑,你若是乖一些,本城主還可以留你一條命。”

撕拉一聲,少年身上的裡衣炸開。

紫衣女子頃刻壓了過來。

季無野推她:“滾!”

少年拳頭暴起了青筋,他最後看了門外一眼,而後緩緩閉上了眼睛。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

羽嫣一聲輕呵傳來,鋪天蓋地的威壓落在千方芳身上。

“住手!”

咔嚓咔嚓

季無野眼睜睜的看着上方的女人面目猙獰七竅流血,耳邊是對方骨頭一聲聲碎裂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