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方芳絲毫沒有被他的話氣到,相反女子鬆開了手。

在少年下巴上徒留一道紫紅的印記。

千方芳長眸微暗,她將人提了起來,整個動作熟練到了極致。

捕捉到少年此時挑釁望着她的目光,她整個人都激動起來,

“哈哈哈哈哈,這才是你真正的樣子嘛,哈哈哈哈哈,季無野,你說你那師尊知不知道自己收下的乖巧徒弟,其實是只惡狼!”

季無野神情沒有絲毫變化,相反目光落在她提着他衣襟的手上。

少年垂眸不知道思考着什麼。

他想,一會兒羽,師尊來了,他一定要她幫他剁了這人的手……

“哦,她大概根本不會在意。”

千方芳自顧說著,她將少年拉的極近。

女子貼着他面龐,說出口的話音調突然降得極低,像是生怕別人聽到似的,

“也許她跟本城主一樣,只是看上了你這副身體呢?”

季無野身子一僵,他猛的掀眸望向她,陰翳的目光仿佛要殺人,

“需要你管?”少年不屑挑起嘴角。

千方芳最喜歡他天不怕地不怕欠揍的樣子。

此刻被少年盯着,女子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

她啞着聲音:“本城主本想留你到成年,不過既然你這麼不識趣,就別怪本城主提前將你採摘了……”

說完她便帶着人往內屋走。

當年在拍賣場,她一眼就看中了季無野這副純陽之體。

她的修為卡在元嬰初期幾百年了。

如果季無野能夠修煉到築基,她倒是不會吝嗇給他一個名分。

可惜,他只是個三靈根,估計承受不住她一次的修煉。

哪怕他資質太差也是純陽之體。

只要和他雙/修她便可以吸收掉他的修為!

她本不屑於染指小孩兒,但季無野逃跑的行為實在是惹怒了她!

與其不知道哪天被他蒼渺宗的師尊找來,倒不如她提前享用了去。

她千方芳納入地盤的東西,就永遠都是她的!

她可不會白白給別人做嫁衣。

反正季無野身上也沒有大能的神識。

到時他屍骨都無存,誰能找到她身上?

千方芳笑的僥幸,一想到有機會突破瓶頸,她整個人的腳步都快了起來。

季無野扭頭看向屋子門口。

日光灑落到地面,卻是沒有看到羽嫣的身影。

少年皺起了眉,他不免慌張起來。

她不會真的沒打算救他吧……

畢竟千方芳說的沒錯,她都沒留給他保護神識。

不知怎麼的,季無野心情陰郁的可怕。

他收回視線,拳頭緊緊的摳着袖口的繡線。

他之所以有恃無恐,就是想着羽嫣一定會來。

可都過去了這麼久,女子連個影子都沒見到。

她不是蒼渺宗的尊者嗎,難道找不到他的位置?

“別妄想了,本城主的府邸豈是隨便能進來的!”

千方芳看到他的動作便知道他在想什麼。

她將少年扔到了榻上,然後居高臨下的看他,

“且不說她會不會來救你,就算她真的找來了,一時半會兒也進不來。”

就算是大乘期修士來這裡,遇到她城主府的結界也要攻剋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