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羽嫣的實力,她不需要在空間亂流中待這麼久。

只是她需要捕捉並追隨季無野的氣息。

一切仿佛都變得漫長起來。

當然也只是羽嫣這麼認為。

在看到光亮的時候,風夙心底泛起了濃濃的遺憾。

如果時間可以再長一些就好了。

千槲城

季無野在看到對面人的時候沒有絲毫詫異。

少年甚至悠然的笑了一聲。

他在被卷入陣法前看到羽嫣的身影了。

不管怎麼說,起碼現在他是她的徒弟。

想必師尊已經在來救他的路上了。

季無野瑞鳳眼底清澈無比,一聲帶着少年清朗音的輕笑成功*思t了眼。

“呵,季無野,你長能耐了啊,誰給你的自信讓你去蒼渺宗拜師?”

女子的聲音帶着怒火還有絲絲嘲諷。

她一步一步從上首走下來,離季無野的距離愈發近了。

在看到少年一身白衣打扮時,她難以置信的一掌攥住了他的衣領!

“本城主倒是好奇……蒼渺宗誰這麼眼瞎允你進了內門?”

千方芳視線從季無野腦袋到腳尖來回掃視。

她是千槲城城主,不可能不知道,季無野身上穿着的,是修仙界第一大宗——蒼渺宗內門弟子的服飾。

等等!

千方芳註意到了少年衣服上的粉色繡線。

居然還是親傳弟子!

千方芳幾乎是立刻鬆開了季無野,她神識仔細的在少年身上探查了一番。

確定對方沒有帶着蒼渺宗大能的神識,她才鬆了一口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來她也沒有多麼重視你嘛!”

千方芳確定安全後又湊了上來,她拍了拍他的肩頭,少年往前一躲,只是沒躲開。

“呵,瞧瞧,你那師尊連道神識保護都捨不得給你……”

季無野原本不含一絲波瀾的眸子微眯。

女子眼尾上挑入鬢,艷紅的嘴唇比平常人要厚一些。

“哎呀,連神識都沒給你留下呢,季無野,你真可憐。”

千方芳繞到他身後,她素手揚起在他後背輕輕一推。

僅是練氣初期的少年哪裡抵抗的過她元嬰期的力道。

哪怕腦子早已反應過來,身體的速度依舊慢的避不開。

少年一下子被推倒在了地上,雙手在地面上滑擦出好幾道傷痕。

季無野眸子微垂,遮掩住狠厲陰沉的目光。

他拳頭緩緩握起,指尖摳住了掌心的傷口,疼而不自知。

不得不說,千方芳的話讓他在意了。

少年嘴邊勾起一抹諷刺的笑,他眼睛閉上又睜開。

在女子得意笑着轉到他面前蹲下身,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時,那雙眼睛再次恢復了清澈。

“可惜了這身法衣,倒是好東西。”

千方芳看了看他的領口的粉紅繡線,她砸吧一聲,語氣突然發起了狠,連着手中的力道也變大了很多。

季無野眉頭都沒皺一下。

千方芳:“本城主當年辛辛苦苦將你買回來,可不是讓你偷摸摸逃走去宗門拜師的!”

女子這句話不說還不要緊。

在她話落,少年的目光突然玩味兒起來。

季無野:“城主可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我讓你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