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季無野的屋子!

羽嫣來到他屋內的時候,只來得及看到少年白色的衣角殘影。

這是魂引陣!

女子面色凝重,是她疏忽了。

她帶他回來,卻是沒仔細檢查他身上有沒有亂七八糟的咒術。

羽嫣徒手撕開空間,身後傳來風夙急切的呼喊。

“師尊!帶我一起!”

風夙眨眼間來到她身邊,男孩兒緊緊的拽住了羽嫣的袖子。

他鳳眸底堅定又倔強。

羽嫣輕聲嗯了一聲,她拉住了他的胳膊,帶着人踏入了空間裂口。

風夙唇角微微上揚。

而後他略帶暗沉的目光落在周圍的空間壁壘上。

灰色的漩渦毫無規律的漂浮在空中,腳下是羽嫣撐起的屏障。

不斷的有碎石和靈力攻擊擦肩而過。

風夙拳頭緊握,他又朝羽嫣靠近了一些。

“怎麼了,可有不舒服?”

羽嫣說著還檢查了一番兩人身上的靈力保護罩。

確定完好無損她鬆了一口氣。

風夙搖了搖頭,只是衣袖下藏着的手忍不住顫抖。

說實話,羽嫣還是第一次帶人撕裂空間。

當年她倒是被師尊帶着踏入空間裂口幾次。

她仍記得師尊的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拉緊他,若是不小心卷入空間亂流,輕則挫骨揚灰,重則魂飛魄散。

羽嫣想着又將人往身邊拉了拉。

“空間亂流很危險,一定要小心。”

風夙微微抬頭,他望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側顏。

胳膊上是對方帶着溫度的手掌。

他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臉上的銀色面具。

男孩兒鳳眸微黯。

師尊從來都沒有問過他臉上的疤痕從何而來。

似是察覺到了男孩兒低沉下去的情緒,羽嫣側過腦袋,她和他對視。

“風夙,你在害怕?”羽嫣問。

女子眼底夾雜着不加掩飾的關心,風夙望着她,一股溫熱從心間迸發快速蔓延。

從踏入空間起便緊繃起來的身體開始放鬆。

他眼眶微熱,“徒兒不怕,就是有些好奇。”

風夙嗓音沙啞,原本暴起青色血管的小拳頭鬆開。

男孩兒兩隻手都抓上了羽嫣的衣袖。

羽嫣垂眸,她想他不過是個孩子。

“嗯,有為師在。”

女子聲音傳進耳畔,像是冰面上的熾陽,在他心尖融化出巨大的缺口。

風夙睫毛微顫猛的忽閃了一下眼睛。

眼底忍不住泛起的水潤被遮掩。

他薄唇緊緊抿起。

他想如果當年也有師尊在身邊,也有師尊對他說一句有她在,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會不同。

他也可以像其他師弟一般用真實的容貌面對她,也可以在此刻坦坦蕩盪的說一句他只是好奇而已。

師尊多聰明啊,方纔又怎麼會被他的謊言欺騙。

他就是在害怕。

他怕亂流突然捲進來刮破他的臉,他怕攻擊砸到他身上時,他依舊像個廢物一樣毫無還手之力。

男孩兒白衣袖口的粉色桃花輕顫。

像是一陣風吹過帶起的波動。

羽嫣沒戳穿他。

風夙才十歲,害怕很正常。

他能有勇氣在沒有絲毫顧慮的情況下,求她帶他一起走。

羽嫣想,他已經夠勇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