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你怎麼了?”

少年站在三層臺階下,他仰頭望着男孩兒眸子清澈。

明明他要比風夙大五歲,可一句師兄喊的沒有絲毫不自在。

風夙在季無野走過來的時候就崩起了小臉。

“沒事。”出於禮貌,他還是回應道。

男孩兒一步一步走下臺階。

直到和季無野站到同一地面上,兩人身高相當。

風夙視線在季無野寒磣的衣衫上划過。

怪不得師尊會憐惜他。

“師弟,我帶你去領弟子服。”

男孩兒突然道。

季無野清澈見底的眼中划過一絲詫異,他笑:“謝謝師兄。”

“以後有什麼事就來找我。”

風夙走在前面像是小大人般叮囑道。

身後季無野探究的目光落在他身着月牙白弟子服飾的肩頭。

季無野:“好。”

“師尊平日比較忙,修煉上的問題也可以來找我。”

不要大事小事都往她跟前湊。

風夙說完才頓覺心中徹底輕鬆。

季無野心中疑惑再次加深。

羽嫣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難道真的是他誤會了,聽師兄話里的意思,明明對她維護的緊。

方纔應該不是被欺負了……

季無野眼底跳躍着興味兒的光芒。

雁回殿中

羽嫣很滿意風夙的一番動作。

糰子,哦不,徒弟真上道。

不愧是正道之光。

傳訊石再次亮起,羽嫣眼底划過一絲無奈。

樓清寒:“羽嫣,我好像闖禍了……”

聽到樓清寒的話,羽嫣立刻直起了身子。

不知何時縮到她懷中的赤兔被她手指蜷縮一捏。

整個兔身都跟着一顫。

羽嫣:“你把凝凝怎麼了?”

羽嫣額角突突跳,他最好沒做什麼過分的事。

自從知道劇情後,她就一直對顏凝滿是愧意。

她現在在她心中不僅僅是好友,更是親人。

她欠了她。

訊息石沉大海,對面沒了聲音。

羽嫣很鐵不成鋼,她轉手拿出另一顆傳訊石,悠然恣意的聲音緩緩傳出,“凝凝你在哪兒?”

傳訊石很快再次忽閃起了光亮。

對面女子聲音滿是憤怒,

“嫣嫣,我跟你說,我一定要想辦法掐死樓清寒!我現在在千槲城。”

千槲城?

羽嫣確定顏凝沒事後鬆了一口氣。

就是不知樓清寒做了什麼事讓她這麼生氣。

不過,既然如此,她就不必去摻和了。

他們兩個人事……她只要保證凝凝不受委屈便好。

——

“師弟,你是哪裡的人。”

從執事堂回來,風夙想起羽嫣的話突然問道。

季無野手中捏着一個儲物帶。

“千槲城。”他道。

只是在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少年的將儲物袋攥出了褶皺。

風夙不着痕跡將他的動作攬入眼底。

千槲城?

據他瞭解。

千槲城毗鄰魔域,千萬年混亂無比。

風夙心情複雜。

“風師弟,季師弟。”

不遠處,慕楠瑜的招呼聲傳來。

風夙順勢側眸看他,目光在捕捉到他身側的蘇若若時一暗。

她怎麼在這裡?

風夙始終記得,當年在凡界遇到蘇若若時他怪異的情緒。

是窒息是厭惡是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