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他漂泊無依,這裡會是他的家嗎?

少年半垂着的眼中划過一絲自嘲。

她不可能無緣無故收他為徒。

大概也和那些人一樣,看中了他這副體質罷了。

像是終於尋得了答案。

季無野原本複雜的情緒明朗起來。

他看着羽嫣的背影,倘若真的有那一天,他不會屈服。

女子突然轉身,猝不及防的,季無野望進了她那雙漂亮的眼睛里。

少年心口一突,他無意識的喊了一聲:“師尊。”

羽嫣眼尾上揚,瀉出的流光讓季無野一次又一次的懷疑他的判斷。

“你去選一間屋子,風夙,隨為師進來。”

季無野鬆了一口氣:“是。”

風夙雙眼一亮,跟着道:“是。”

雁回殿

羽嫣像往常一樣懶懶的斜靠在坐榻上。

她目光直直落在風夙身上,看的對方愈發疑惑忐忑。

“師尊。”風夙首先開口打破了沉靜。

羽嫣沒有說話,她手指輕敲桌面。

蘇若若如原定的軌跡拜師兄為師……

但她收了季無野為徒。

不知道想到什麼,女子突然綻開一抹愜意的笑,風夙怔怔的望着她。

尤其是在她笑起來的時候,眉心那道星痕燦爛奪人。

風夙指尖微動拳頭一縮,他甚至生出了想要觸碰一下的衝動。

“風夙,為師交待給你一個任務。”

羽嫣的話喚回了他的意識。

風夙立刻走上前靠近了一些。

“無野是三靈根,天賦相對來說比你們差一些,有空你……和漓澤多帶帶他。”

羽嫣想沒人比她更機智了。

有正道之光在身邊影響着,季無野絕對沒有理由再入魔。

風夙心緒微沉,師尊就是要同他說這個?

三靈根,既是三靈根,師尊又為什麼要收他為徒。

還如此親昵的喚他無野。

風夙不敢問。

“徒兒領命。”風夙沉聲道。

師尊讓他幫忙也好,這樣她就不會一直關註着季無野了。

像是突然明悟,風夙唇角微揚。

羽嫣好笑的看着神情變來變去的男孩兒,目光落在他的銀色面具上時頓了頓。

就在這時,儲物戒傳訊石亮起。

羽嫣倒也不避諱風夙,直接拿了出來。

“羽嫣,我有事找你。”

傳訊石中的男聲音色淡淡,風夙眉心一跳。

他看着傳訊石發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是樓清寒。

不用想羽嫣就知道他找她做什麼。

她微微挑眉回了一句話過去,

“這兩天沒空,有空了再給你傳訊。”

風夙掌心微松,他問:“師尊,怎麼沒有看到小焰?”

羽嫣的視線從傳訊石上離開,聽到風夙的話她撫了撫額角。

男孩兒以為她身體不舒服,不等她說什麼就上前伸出了手。

“師尊可是頭痛?徒兒可以幫你揉一揉。”

他現在剛好和坐着的羽嫣一樣高。

伸手便可以拍碰到女子的額角。

風夙微不可察的眸含笑意,四年前他只能仰視她,現在卻可以平視。

哪怕師尊是坐着的。

在那雙手觸上來的時候,羽嫣身體一僵,桃花眼條件反射的划過一縷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