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突然止住了腳步。

男孩兒身量變化太大,身高甚至和身側季無野不相上下。

他的聲音帶着絲絲難以琢磨的慌張。

風夙一路聽到弟子談論,心中的擔憂成真。

沒想到今日便是蒼渺宗開山收徒之日。

他為什麼不早點兒出關……

可轉而一想,就算他提前出關,又能阻止得了什麼?

“無野,為師還沒問你,你今年多大?”

無野兩個字直直砸到了季無野心上。

從小到大從未有人這麼喚過他。

從未……

“弟子十五歲。”

季無野沙啞着語氣回答道。

十五?

羽嫣實在沒想到少年已經十五歲了。

她不自覺心疼一瞬。

風夙此時已經走到兩人面前。

聽到羽嫣喊他身邊人的名字,他首先想到的是那人姓吳。

吳也?

“師尊,這是師弟?”

風夙從來沒有忽略羽嫣的自稱,他鬱悶又酸澀。

季無野視線自風夙出現起就一直落在他身上。

他喊她師尊。

“師兄,我是季無野。”他首先打招呼道。

季無野?

風夙瞳孔一縮,面具下的神情頃刻破碎無比。

原來他叫季無野。

“風夙。”

他努力壓抑着情緒,生怕羽嫣看出他的異樣。

是他心小又如何。

師尊從來都是連名帶姓的喚他。

風夙心底升起一股巨大的敵意和危機感。

他突然上前抱住了羽嫣,腦袋在女子肩頭親昵的蹭了蹭。

“徒兒修為突破,師尊有沒有獎勵?”

羽嫣有些不習慣將人推開。

小時候還好,糰子身量小,被抱着也沒覺的有什麼。

可他現在長高了,再被抱着讓她不自在的很。

風夙雙手垂落,潛在袖中緊緊握起。

他只是想和師尊親近一些而已。

季無野略帶羡慕的目光落在兩人的互動上。

他從小到大都不知道抱一個人是何滋味。

沒人願意給他擁抱。

他更沒有想要擁抱的人。

捕捉到男孩兒眼中的失落,儘管他隱藏的很好,羽嫣還是伸手摸了摸他腦袋。

她笑:“獎勵自然是有的。”

風夙抬眼笑,初顯狹長的鳳眸星光熠熠。

發頂仿佛還殘留着女子手心的溫度。

回去的哭上他總是忍不住學着羽嫣的動作壓一壓發頂。

季無野目光時不時落在他身上。

他想,他似乎突然在意師尊為什麼收自己為徒這個問題了。

雁回峰

師徒三人回來的時候,漓澤依舊在閉關。

由於三人是走路回來的。

路上遇到不少蒼渺宗的弟子。

風夙原本的好起來的心情,因為他們的談論低了好幾個度。

五年前師尊將他收為徒,似乎並沒有多少人知道。

哪怕是現在,大家也是都知道師尊收了季無野為徒。

甚至有弟子說季無野是師尊首徒!

風夙從來不在意別人的看法,但在這個問題上他在意了,他無比的在意。

羽嫣自然沒有錯過路上弟子們的交談聲。

她想,是時候了。

等漓澤出關,她便舉行收徒典禮。

在主峰和沈青逸的不愉快再次涌上心頭,羽嫣桃花眼微黯。

季無野望着雁回殿心中發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