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瑜,帶你師妹熟悉一下宗門。”

沈青逸吩咐道。

蘇若若其實一進大殿就看到了慕楠瑜。

她驚訝又開心。

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之前救她的人!

原本蘇若若還在想他是什麼身份。

聽師尊剛剛話里的意思,對方竟然是她師兄!

真是緣分!

“師兄!”女孩兒甜甜笑着。

四年前因為對方拋下她就走的怨懟,像是根本不存在。

慕楠瑜打了一個寒顫。

他心底滿是不情願,面上一如既往的溫潤如玉。

“蘇師妹。”慕楠瑜應聲道。

很快,大殿只剩下三人。

沈青逸審視的目光落在季無野身上。

對方早就被他強硬從羽嫣身後扯出。

被大乘期的高手盯着,季無野絲毫不露怯。

甚至還乖巧的喊了沈青逸一聲:“沈師伯。”

沈青逸目光更加犀利。

“三靈根,看來師侄是有什麼過人之處。”說著他又看向羽嫣,“師妹不如同師兄講講。”

對方充滿壓迫感的視線消失,季無野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他確實是三靈根,也沒有什麼過人之處。

不怪掌門嫌棄他。

僅僅是被看不起而已,季無野內心並沒有太多難過失落。

饒是如此想着,少年還是垂下了腦袋。

心底因為羽嫣收他為徒悄然升起的隱秘期待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他該長教訓的,光明從來不會眷顧他……

羽嫣眸子微動,她就站在少年身後。

明明看不到他的表情,可羽嫣總覺得像是有什麼……變了……

季無野依舊坦然的看着沈青逸,只是心底的小火苗再也無法燃起。

他想或許不需要太久,又或許是下一刻,他就會被遣回外門。

羽嫣當真沒預料到沈青逸會和她糾結這個問題。

“師兄,這很重要嗎?”

羽嫣忍不住皺起了眉。

面對沈青逸,尤其是在他們師尊飛升後,她很少會有負面的情緒。

原本沒有太大深究*的沈青逸,在察覺到羽嫣的不滿後整個人都沉悶起來。

他頓時冷下了臉,氣息微變,

“自然重要,他是你的徒弟,自然是師尊一脈相承的徒孫,身為師兄,我自然有責任,”

“師兄!”羽嫣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你別說了!”

她都覺得她快要不認識他了。

師兄何時僅憑天賦斷人過。

哪怕他座下的二徒弟,不也是雙靈根?

在羽嫣眼中,雙靈根有何三靈根有什麼差別?

季無野身體一僵,他退回到羽嫣身後。

剛站穩就被羽嫣拉住了胳膊。

“季無野以後就是我雁回峰的弟子,我羽嫣的徒弟,師兄還是不要插手了。”

說著女子便帶人出了大殿。

季無野面上划過一絲怔愣,心頭築起的堅硬防強有瞬間的動搖。

我羽嫣的徒弟,我雁回峰的人……

少年垂眸看着被羽嫣拉住的胳膊,清澈的瑞鳳眼中划過一抹掙扎。

終究清澈被陰翳覆蓋,但也只是轉瞬。

快的哪怕羽嫣神識放在他身上,也根本無法捕捉。

“師尊!”

在抵達主峰山腳的時候,迎面一道熟悉又陌生的男孩兒聲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