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而兩人各收一徒。

羽嫣桃花眼微眯。

不出意外,季無野應該就是這個時候進的外門。

他好像是三靈根。

雁回峰

一道白色的身影衝下了山。

他面上銀色面具遮蓋,抽條的身體更顯氣質矜貴。

風夙出關後才驚覺已經過了四年。

他去雁回殿找師尊,可她不在。

男孩兒心中惶恐。

主峰殿前

沈青逸朝蘇若若伸出了手。

羽嫣手指一縮,她側眸靜靜地看着蘇若若對師兄行了一個拜師禮。

“見過師尊。”蘇若若按下激動道。

沈青逸點頭:“嗯。”

羽嫣眸子微閃。

不遠處測靈根依舊在繼續。

已然馬上就要接近尾聲。

依舊沒有“季無野”的名字傳來,羽嫣心頭開始聚集起失望。

就在羽嫣開始放棄的時候,最後一名弟子的測試結果傳來,

“季無野,金水雷三靈根,外門。”

女子唇角倏然上揚,心頭像是有一塊大石落地。

原本因為沈青逸收蘇若若為徒而凝重下去的心緒,撥開雲霧。

在眾目睽睽的視線中,白衣女子飛到了距離廣場有一小段距離的測試處。

“季無野。”

她喊了一聲少年的名字。

季無野大概十二三歲的模樣,輪廓如雕刻般五官精緻。

只是不知道之前遭遇了什麼,唇角帶着不是很明顯的淤青。

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縫縫補補多次,手腕腳腕都露了出來。

但勝在乾凈。

羽嫣直直望着他的眼睛。

在看相對方清澈透亮滿是朝氣的眼底時,她滿意一笑。

“做我的徒弟。”她開口道。

季無野自羽嫣出現開始就愣住了。

當下對方說收他為徒。

他幾乎沒有任何思考,開口少年氣中略帶沙啞的聲音道,

“弟子拜見師尊。”

沈青逸皺眉看着這邊的動靜。

他不理解。

師妹這是要收一個三靈根弟子為徒?

蘇若若站在沈青逸身邊。

她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只看得見師尊神情不虞。

還有,師尊看的似乎正是剛剛嫣師叔離開的方向。

季無野不在乎羽嫣為什麼收他為徒。

他有自知之明。

他只是個三靈根而已,而羽嫣卻是高高在上的一峰尊者。

季無野抬頭看着羽嫣的背影,他下顎緊繃,拳頭緊緊的握着。

僥幸攀上登天梯,他已經成功逃離了過去的生活。

蒼渺宗是修仙界第一正道勢力。

在這裡,哪怕光明依舊不眷顧他,他想最壞也不會是永無止境的黑暗。

少年自嘲一笑。

原本亮的發光的眸子此刻被一層陰翳覆。

氣質和剛剛判若兩人。

羽嫣似有所察的回頭,對方朝她疑惑抬臉兒。

她想她大概是太過草木皆兵,方纔竟然察覺到一股濃郁的戾氣。

“師尊,我害怕。”

少年怯怯的躲在羽嫣身後。

他視線飄忽的落在青衣男子身上,後來更是直接抓住了羽嫣的衣袖。

“師兄,你別嚇他。”羽嫣頗有些無奈道。

嚇的他入魔可就麻煩了。

“呵。”

沈青逸招呼了一下慕楠瑜。

收徒大典已經結束。

現在他們幾個回到了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