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蘇若若最後也可以不拜入主峰?

羽嫣突然側頭看向身邊的白衣男子,

“鄔垣,你覺得呢?”

莫名被問,鄔垣還有些受寵若驚。

蒼渺宗共有五峰

主峰以及雁回峰之外,還有鄔垣的青丹峰,漣碧峰和器峰。

鄔垣五百歲的年紀,出竅期修為,卻已是修仙界赫赫有名的丹藥大師。

只是再大的名氣,在羽嫣面前也不值一提。

“嫣師姐說笑了,我青丹峰可不收水靈根弟子,倒是渺師姐的漣碧峰,或許她更適合一些。”

男子聲音清朗,說著看向對面的黎渺渺。

黎渺渺原本就在考慮將蘇若若收入座下的可能性。

且不說她最後測出的靈根天賦如何,就憑她剛剛在登天梯上的一番表現,便值得她花心思培養。

只是礙於掌門先發話,這麼多年,和沈青逸搶人她何時有搶得過?

她剛剛可是一直豎耳聽着對面的動靜。

見鄔垣提到她,黎渺渺立刻端正了身姿。

女子像是斟酌了一番,她說話前還看了沈青逸一眼,

“若是她願意來漣碧峰,我自不會拒絕。”

沈青逸沒多大反應,他別有深意的看了羽嫣一眼。

——“師妹就算不想收她為徒,倒也不至於這麼著急將人定下來。”

羽嫣眉心一跳,她面色不改。

女子微微輕抬胳膊架在一旁的桌邊。

她像是沒聽懂沈青逸的話,羽嫣疑惑掀眸。

——“師兄的話我不是很懂。”

說著還無辜的眨了眨眼。

沈青逸簡直就要氣笑了。

罷了罷了,既然她是真的不想要人,他也不強求。

再說,就算他強求也強求不來不是?

咚的一聲,悠遠的鐘聲響起。

登天梯上還在攀爬的人全部被一股柔和的力量送了下去。

蘇若若跟着眾人來到主峰大殿前的廣場。

五道人影如仙般落了下來。

是蒼渺宗五峰尊者。

羽嫣神識一一在眾弟子身上略過。

季無野,會不會在這其中?

蘇若若站在人群中,她目光炙熱的望向五人中站在最中央的沈青逸。

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青衣男子淡淡回望了她一眼。

那一眼讓蘇若若一顆心再也無法平靜。

她要拜他為師!

她要拜蒼渺宗最強的人為師!

之前在修仙界蘇家,她早就對蒼渺宗心生嚮往。

他一定是掌門沈青逸!

蘇若若視線又移到了他身旁的白衣女子身上。

對方站在那裡自成一道風景。

她早就聽說過蒼渺宗羽嫣,她不止一次想象自己以後也要成為像她一樣強大的人。

一直關註着她的羽嫣自是察覺到了她的打量。

她微微勾唇沒看她。

神識已經落在識海書中的第一頁上。

一切劇情都是從今日開展的。

蘇若若和風夙被進入凡界收徒的弟子看中,兩人因此進入蒼渺宗。

一個是極品天水靈根,另一個是極品天冰靈根。

修仙界天靈根不少,但也不是爛大街。

這些弟子大多從小就被各大宗門招攬。

而極品天靈根,千年來屈指可數。

毫無疑問,蒼渺宗沒人搶的過沈青逸和羽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