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焰,過來。”

窗口處

白衣女子三千青絲披在身後,她紅唇微微揚起,眉眼間流轉着肆意,眉心星痕卻是為如仙的容顏平添一股清冷。

饒是如此,在羽嫣的臉蛋上也看不出任何氣質的矛盾,仿佛本來就應該這樣。

聽到她的呼喚,兔子抬起前腳看向她。

只見赤兔鬍子微微顫動了一下,轉眼間化身金色小鳳凰飛進了窗口。

小鳳凰站在羽嫣肩頭,他拿嘴巴啄了一下她的髮絲。

“還不能化形嗎?”

羽嫣伸手摸了摸鳳凰的小腦袋,她低聲呢喃似是在自言自語。

“啾——”

“小焰,你是鳳凰,可不能跟外面的鳥兒學。”

羽嫣好笑的將鳳凰抱到了膝頭。

她手指一下一下點着他的腦袋。

“啾啾——”

小鳳凰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她的話。

羽嫣想他大概是沒聽懂的。

就在這時,傳訊石亮起。

“師妹,你還要等到何時,收徒大典都要開始了。”

沈青逸的聲音緩緩傳出。

哪怕隔着傳訊石,羽嫣也能聽出其中夾雜的無奈。

“馬上就來。”羽嫣回了一條訊息過去。

女子站起身,纖細縹緲搖曳生姿,三指寬的腰帶勾勒出她不盈一握的腰身。

僅僅是一個法術,髮絲立刻被輓起。

簡簡單單一個飛雲髻,愣是驚艷的讓天地都為之失色。

羽嫣出門前看了一眼兩個徒弟閉關的屋子。

她着實沒想到兩個小家伙會閉關這麼久。

四年了,若不是她確定他們安全着,任誰都會懷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蒼渺宗主峰

沈青逸身邊站着慕楠瑜。

一青一白兩道人影,讓人很難看出他們其實是師徒。

“師尊,嫣師叔今日是不來了麽?”

慕楠瑜看着水鏡中不斷登頂登天梯的新晉弟子。

他眼眸微微一閃問道。

沈青逸淡淡看了他一眼。

自從師妹之前救過楠瑜之後,他就一直很親近她。

“等着便是。”沈青逸視線落在水鏡中。

在看到一小女孩兒衝破環境的畫面時,男子清俊的面龐上划過一絲贊賞。

“不錯。”沈青逸出聲點評道。

慕楠瑜眉心一跳,他順着沈青逸的目光看向水鏡。

蘇若若那張熟悉又陌生的小臉映入眼帘。

不等他開口說什麼,羽嫣的聲音已經傳來。

“什麼不錯,師兄是看上了好苗子?”

羽嫣同樣看向水鏡,在捕捉到蘇若若的身影時,女子面上毫無波瀾。

白衣女子的到來讓大殿多了一絲躁動。

雖然她和掌門是師兄妹,而且掌管一峰。

但她平時神出鬼沒,很少出現在人前。

見到羽嫣到來,沈青逸眉峰微揚。

他不置可否。

“還需繼續考察一番。”

他是在回答羽嫣剛剛的問題。

慕楠瑜聽完一急:“師尊,”

“師妹就說師兄不是這麼衝動的人。”

羽嫣適時打斷了他的話。

慕楠瑜摸了摸鼻尖,是他衝動了。

他有什麼理由阻止師尊收徒。

倒是不知師叔這番是有意還是無意……

慕楠瑜垂下了眸子。

羽嫣自是無意,她沒想到慕楠瑜會突然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