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凝!”

羽嫣笑着,眨眼間已經來到了顏凝身側。

“哎?你從哪兒淘來的這麼一隻可愛的東西?!”

顏凝雙眼一亮,她說著就要去抱兔子。

羽嫣沒有阻攔。

只是在對方伸手碰過來的瞬間,兔子抗拒的四爪扒拉着她。

若不是她的衣裙用料都是好物,估計現在腰帶都被兔子抓斷了。

羽嫣無奈的看着顏凝,她無辜的眨了眨眼。

“哼!居然還有脾氣,罷了罷了。”顏凝無所謂的擺擺手。

魔域最高的掌權者便是魔尊。

歷屆魔尊向來都是能者居之,也不存在什麼血脈傳承。

——“爭來爭去有什麼意思,橫豎飛升不了,沒勁!”

顏凝帶着羽嫣來到魔域中心。

她看着近在眼前的巍峨魔殿給羽嫣傳音道。

羽嫣視線在魔殿淡淡一瞥便移開。

——“修仙又有多少人能成功飛升?”

她笑着看向顏凝。

都說正魔殊途,但在逆天而行這條道上,兩者都是負重前進。

顏凝一時語塞。

——“起碼要比魔修多。”

羽嫣揉着兔子軟毛不置可否。

“對了嫣嫣,你還沒說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顏凝問。

羽嫣像是突然想起了正事兒。

她抬頭瞧了瞧魔界總是昏黃暗沉的天空,一雙眸中染上了三分堅定。

只聽她道,

“這裡不方便,去你的地盤兒說。”

顏凝是上屆魔尊的親妹妹。

當年他們兄妹尋得萬魔混元錄,已是魔尊的顏鈺不惜打碎一身修為重來。

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重塑修為期間愣是把魔尊之位坐的穩穩的。

顏鈺從魔域銷聲匿跡後,魔尊之位自然重新換了人。

顏凝從不在意身份虛名。

顏鈺飛升時她也早有了自保能力,不需現任魔尊驅趕她便自己離開了魔殿。

當然,其實對方也並沒有要趕人的打算。

據八卦傳,現任魔尊樓清寒就是為了顏凝才奪的魔尊位置。

誰知顏凝根本對他沒那意思。

“凝凝,你真的不考慮考慮?”

羽嫣視線流轉在顏凝這偌大無比絲毫不輸魔殿的殿宇。

哪怕來過無數次,可每次她還是忍不住感嘆。

凝凝是真的不會委屈自己。

“別瞧了,你那雁回殿可比我這奢華多了。”

顏凝無語瞅了她一眼。

像是沒聽到羽嫣剛剛的問題,她推了一杯芳香四溢的靈茶過來。

她是魔修自然不會喝靈茶,殿里時刻為誰準備的不言而喻。

羽嫣端着杯子滿眼八卦,

“凝凝,我聽說他前段時間還來這裡找你來着。”

顏凝美眸一瞪:“聽誰說的?亂傳謠言看我不打死他!”

見她神色間沒有絲毫動搖的樣子,羽嫣便知她的態度。

凝凝是對樓清寒沒有一點兒意思。

好吧她話也問到了,到時候給那家伙回信他可別哭才是。

哈哈哈哈哈哈。

羽嫣心情頗好的抿了一口茶,而後她桃花眸子一亮,

“換了?這個還挺好喝。”

羽嫣對靈茶沒什麼執念,合她口味就行。

顏凝握着杯子的手微不可察一動。

“你喜歡就好。”她笑,“嫣嫣你快說找我什麼事兒!好奇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