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楠瑜可不就是聽到了。

他甚至懷疑漓澤這家伙就是說給他聽的。

蘇若若望着慕楠瑜不知道在期待些什麼。

原本以為對方會提出些別的,沒想到慕楠瑜竟是順着她的話點頭。

“原來如此,不過歹人已經被我們消滅,妹妹可以放心去找自己的家人了。”

話落,不等蘇若若是何反應,風夙倒是錯愕的眨了眨眼。

他怎麼突然看不懂慕師兄了。

蘇若若難以置信的看着一行人離去的背影,她惱怒的跺腳。

氣死她了!真是氣死她了!

慕楠瑜也知道自己行為多少會讓人摸不着頭腦。

不過他沒打算解釋。

他剛剛突然意識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夢中師叔就是因為蘇若若和風夙陷入困境,之前他似乎太想當然了。

避免師叔愛上風師弟的方法有很多,他為什麼偏偏要拉一個和師叔不對付的人進來呢?

慕楠瑜第一次覺得他很失敗。

倘若一開始他還無法確定師叔和蘇若若的交鋒中究竟誰對誰錯,剛剛見到蘇若若那一面讓他徹底堅定了他的認知。

嫣師叔不會有錯,一定是蘇若若的原因。

小女孩兒區區五六歲的年紀,剛剛看他的目光卻是讓他渾身受到了冒犯。

慕楠瑜眸色沉了沉。

他看着徑直走在前面一步的小男孩兒。

風師弟怎麼會喜歡她呢?

風夙還不知道在短短的時間內,慕楠瑜心中推翻了什麼又重建了什麼。

他現在只想儘快遠離剛剛的地界,他一點兒也不想見到蘇若若。

漓澤緊緊的跟在凌辰身邊。

慕師兄和風師兄他是看不懂了。

現在只有待在凌師兄身邊他才有踏實的安全感。

待一行人徹底走遠。

蘇若若身邊的一棵古樹上緩緩顯現出一道白衣女子的身影。

她嘴邊噙着笑,精緻的俏臉上撒下斑駁的樹影。

一雙滿是星光的桃花眼波光流轉,此刻她的目光從四人身上收回。

羽嫣垂眸,視線平淡的落到樹下的女孩兒身上。

蘇若若。

還真是巧啊,他們才進入凡界多久,這就碰上了。

羽嫣發誓她絕對不是來監視的。

她純粹是無聊。

剛剛突破大乘後期,短期內不適合繼續閉關。

蘇若若緊緊攥着拳頭,女孩兒稚嫩的臉上隱隱划過怨懟。

羽嫣眼底划過一絲興味兒。

書中的女主角,心性不該這麼差才對。

不過想到後面的劇情中蘇若若的一系列小動作,羽嫣諷刺一笑。

天道啊天道,你是不是齪了眼?

轟隆隆——

天空傳來一聲悶雷。

羽嫣一腳架在樹枝上,因為她的動作片片樹葉飛落。

她輕抬下巴透過樹冠縫隙看向天空。

小氣,她腹誹一句還不行了?

轟隆隆——

蘇若若看着周身簌簌而下,明顯比剛纔多了很多的落葉。

她杏眼一亮抬頭。

“你是誰?”

蘇若若面上一派天真無邪。

若不是羽嫣將女孩兒在剛剛面對慕楠瑜時眼底的貪婪看在眼裡,她或許也會打馬虎眼被騙過去。

“小姑娘,一個人在森林里危險,你該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