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萬萬沒想到會在凡界遇到魔修,魔修怎麼能進的了凡界?

只是現在遠遠不是糾結的時候,她捂着胸口從地上爬起。

“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她突然開口,小女孩兒眼中滿是篤定的自信。

可讓她失望的是,對方連問都沒問就把她打暈了過去。

失去意識的前一秒,蘇若若仿佛看到前面不遠處走來一道人。

一個“救”字剛喊出口,劇烈的痛意便將她的意識吞沒。

“師兄,師兄!”漓澤緊緊拽着風夙的衣袖。

“鬆手。”風夙小聲道,他邊說邊捏緊了手中的劍。

前面有兩個作歹的魔修!

“師弟,築基初期那個就交給你們了,元嬰的我們來對付。”

慕楠瑜笑着給兩人傳音道。

風夙:“好。”

黑衣青年剛將蘇若若扛起來,突覺身後的危險他立刻將女孩兒甩了出去。

慕楠瑜額角微跳,他伸手接住人,轉頭又朝風夙他們方向拋了過去。

一邊拋一邊傳音,

“可要接住了!”

風夙只覺一道呼呼的風聲擦他肩而過,等他反應過來慕楠瑜說的是什麼的時候,漓澤已經將人扶住了。

男孩兒比划了一下對方和自己的身高。

“她是不是和你一樣大?”漓澤將人放在樹邊問風夙。

如果沒有面具的遮掩,他一定可以看到風夙變得黑青黑青的臉。

可他現在不知道。

風夙突然一劍過來,漓澤快速閃身,

“師兄你這是做什麼!”

“別廢話了,趕緊幫忙!”

風夙已經執劍和築基期黑衣青年戰到了一起。

漓澤後知後覺,原來魔修剛剛已經來到他身後了。

“可惡!”

漓澤迅速抽劍朝魔修刺了過去,

“師兄謝謝你啊!”

他邊打人邊朝風夙笑道。

對方淡淡瞥了他一眼,一劍挑開青年的進攻,“就你話多。”

戰局結束的很快。

落地一片殘葉,風夙有些意猶未盡的收回劍。

慕師兄說的果然沒錯,實戰才是提升實力最好的方法。

等他回了雁回峰可以和師弟多切磋。

到時還可以請教師尊。

想到羽嫣,風夙薄唇微揚。

男孩兒身側比他高一些的漓澤突然察覺到周身一陣涼意。

他迅速環顧四周,那一瞬的涼意仿佛只是錯覺,確定沒有危險後才鬆了一口氣。

“她天賦不錯。”

慕楠瑜靠在樹邊擦着劍。

他視線淡淡在蘇若若身上划過便下了定論。

凌辰走過去在女孩兒嘴邊喂了一顆丹藥,

“五歲,練氣四層。”

他收回手時贊賞道。

說完才想到風夙和漓澤兩人,他幽幽嘆了一口氣,嫣師叔收的徒弟可是一個比一個厲害。

風夙漠不關心的移開視線,

“師兄,我和師弟已經歇息好了。”

意思就是說他們可以繼續趕路了。

潛進凡界的魔修肯定不可能只有這兩個。

他們接的任務期限是半年,半年後按除掉的人頭數判定完成等級。

漓澤沒說話,只是他望着風夙的眼神幽怨。

不是才打完,怎麼就休息好了。

他才沒休息好,一點兒都沒休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