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師兄,師尊昨日給了師弟新的。”

他說著還朝慕楠瑜晃了晃手中刻着風字的通行令。

慕楠瑜咬牙,他將手放在風夙肩頭,一把將人摟了過來。

男子蹲下身,他正視着他,那目光仿佛不是在看一個小孩子,

“風師弟,你是師叔的徒弟,一日為師終生便是師,你需記得永遠尊她敬她!”

風夙頗有些莫名的看着他,男孩兒眼底清澈,他問,

“不然呢?”

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慕師兄突然跟他說這個。

但師尊不僅救了他還收他為徒,他必然會尊她敬她。

沒有人可以替代師尊在他心中的地位,沒有人!

慕楠瑜滿意的笑,“你記得就好。”

凡界,水雲國蘇家

“喲,這就是傳說中本家的天之嬌女啊,可是本小姐瞧着也就那樣啊!”

“小姐,您現在可是練氣六層,試問有誰能在您這個年紀達到這個修為,您才是當之無愧的天之嬌女!她一個被流放的小孩兒又算得了什麼?”

蘇傾雪轉着手中的鞭子,她笑着看了身側的丫鬟一眼。

啪的一聲,鞭子打在了對面小女孩兒身側不足半米的地面上。

“蘇若若,以後在這水雲國蘇家,記得收起你那大小姐脾氣!”

女孩兒聞言看向蘇傾雪,一雙杏眸晶亮有神,絲毫尋不到被流放的狼狽。

見她不說話,蘇傾雪惱怒的又抽了一鞭子,這下子直接落到了蘇若若腳邊。

啪!

清澈響亮的聲音迴蕩在蘇家門口。

蘇若若轉頭看了看周圍越來越多圍觀的人,她斂眉垂下了眼睛,

“知道了。”

爹爹早在之前就被水雲國蘇家家主喊走了,說是要替他看看身體。

蘇若若哪裡不知道他們的算盤,什麼看看身體,若是有的醫治還輪得到他凡界蘇家出手?

女孩兒眼底滿是不屑,區區練氣六層也敢對她大呼小叫。

等她回了修仙界一定會找機會報了今日蘇傾雪的羞辱之仇!

“風師弟,漓師弟,到時碰到魔修的時候你們不要害怕,有我和你們凌師兄在呢。”

進入凡界的第一時間,慕楠瑜叮囑道。

魔修?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風夙面色難看了一些。

一直註意着他的慕楠瑜見狀湊了過來,“風師弟,你已經是築基期修士,遇到修為低階的小嘍啰可以出手試試。”

他說著不忘將漓澤拉過來,

“漓師弟也是,實戰永遠是提升實力最好的方式。”

“知道了師兄!”漓澤眼中滿是躍躍欲試。

魔修算什麼,他從漓晝島出來的第一天不就見到一個大的,那人還是師尊的好友。

凌辰安靜的走在慕楠瑜身側,他視線警惕的掃過周圍。

綠的發黑的古樹茂盛無比,亭亭樹冠遮擋住了陽光。

這次的宗門任務是除掉潛進凡界作亂的魔修,據消息稱其中有魔嬰期的魔修。

他倒是不怕,就是擔心保護不好嫣師叔的兩個徒弟。

“哈哈哈哈哈,小姑娘,你獨自一個人就敢往這裡跑不是明擺着給我們送大餐麽,瞧瞧這細皮嫩肉的,一看就很美味......”

蘇若若凌厲的視線落在對面的兩個黑衣青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