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以凡界大多數的人根本無法真正跨過築基的門檻踏入仙途。

他們或許靈根天賦不差,只是礙於靈氣的限制,不等進階就壽元到限了。

羽嫣托着下罷垂眸深思。

書中有講,蘇若若的父親是蘇家家主*人。

在她將風夙救回去的時候她還是蘇家寵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蘇家是修真界修真大家,各種天才地寶不在少數。

是以風夙也算運氣不錯。

只是沒過多久,蘇浩突然中毒修為盡失,他這一脈也被新晉*人排擠入凡界。

沒過多久是多久?羽嫣唇角輕扯,這不是巧了。

根據書中蘇若若的回憶,現在正好是他們一家被“流放”入凡界的時間。

羽嫣自是不信慕楠瑜知道些什麼,他沒動機,也沒必要。

況且凡界那麼大。

掌門令......掌門令......

等師兄出關她就找他要來研究研究。

哼,游老那老頭兒一定是故意吊著她。

“師尊。”

風夙不知道何時站在了羽嫣面前。

他鳳眸落在她臉上,喊出的稱呼輕聲淺淡,仿佛是生怕驚擾了什麼。

羽嫣依舊托着下巴,她瞅了風夙一眼,“嗯。”

她大概知道男孩兒是來找她做什麼。

“師尊,徒兒有件事需要向您請示。”

......

說完風夙直直的望着她,生怕錯過女子面上一絲一毫的變化。

只是看着看着他就失了神,尤其是對方眉間那道星痕。

多看幾眼仿佛是要將他整個人都吸進去。

“你們既然已經商議好了,還來找為師做什麼?”

羽嫣粉唇微彎,微揚的桃花眼波光流轉。

她語氣淡淡聽不出喜怒。

可風夙卻是立刻慌了神,

“一切但憑師尊做主!”

男孩兒的聲音甚至帶着顫抖,羽嫣詫異的看向他。

他怎麼這麼怕她?她說什麼了嗎?

女子朝他招了招手,風夙抿唇向她走進,“師尊。”

男孩兒其實稚嫩無比,離的近了,羽嫣才發現他眼中對她的依賴有多明顯。

羽嫣心尖微動。

“以後這種小事不需要請示,只是離開雁回峰時記得告知為師一聲便好。”

說完她打了一道神識在他身上。

“師尊,這不是小事。”風夙頗有些倔強的強調道。

羽嫣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她突然順着他的話問,

“那為師若是不同意呢,你就不去了?”

風夙眼尾微垂,只聽他悶悶道,

“不去了。”

師尊不讓他去他自然不會去。

羽嫣笑着揉了揉男孩兒的腦袋,像是揉兔子似的,

“為什麼不去,有你們慕師兄帶着,為師放心,歷練一下也好。”

風夙抬眸亮晶晶的看着她,

“師尊您是同意了?”

羽嫣一把鬆開他的腦袋,“去將你師弟喊進來。”

“好!”男孩兒雀躍着跑出了大殿。

只是在踏出大殿的那一刻,他整個人又恢覆成了以往那副小大人的模樣。

原本羽嫣還覺得奇怪,直到神識捕捉到院子中漓澤的身影。

她無語扶額。

次日風夙將通行令還回來的時候,慕楠瑜還以為他反悔了。

剛想繼續勸告一番,就見男孩兒又拿了一塊令牌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