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兒輕哼一聲,

“老夫知道又怎麼樣,反正沒有掌門令,想要通行令免談!”

羽嫣氣結,面上笑的愈發燦爛,

“游老,以往掌門師兄閉關都是我代為主事你說對不對?”

游老點頭。

“這次他只是忘記把掌門令交給我了,再說那東西着實沒啥用,”

“誰說沒用?!”游老一拍桌子打斷她的話。

羽嫣難得慫的後撤,她摸了摸鼻尖。

“小嫣不是老夫說你,掌門令可是滄渺宗最重要的東西——”

游老的話戛然而止。

羽嫣原本沒將他的話多放在心上。

只是對方這一停頓,她才開始仔細回味游老的意思。

什麼叫掌門令是滄渺宗最重要的東西?

以往師兄都是隨手丟給她,也沒看出有多重要。

不過那東西確實關係著宗門的護宗結界,蘇若若不就是用掌門令打開的結界麽。

羽嫣桃花眸子微眯,“游老你什麼意思?”她問。

游老是藏書閣的長老。

他已經三千多歲,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渡飛升劫,要知道哪怕修為再高,只要沒有渡飛升劫就永遠都有壽命界限。

游老突然移開視線不再瞪她,羽嫣憋着笑意,努力維持着嚴肅的臉。

“行了行了,老夫給你通行令,給你還不行麽!”

“說名字!”

游老伸手,掌心出現一塊光滑通透沒有任何瑕疵的白玉令牌。

他指尖溢着淡金色的靈力。

“那個游老,我忘記跟你說了,我需要兩塊。”

女子豎起兩根手指在老頭兒面前晃了晃。

游老一吹鬍子整個人暴躁起來,可就在他想要發作的瞬間,老頭兒突然熄了火。

羽嫣接過兩塊通行令的時候桃花眼低垂,她指尖在玉牌上摩挲了一下快速收起。

“游老,你就跟我講講唄,掌門令還有什麼其他用處?”

羽嫣像是看不到游老的暗示似的,拿了東西又開始想要把話題繞回去。

游老捏了一下鬍子朝她伸手,“還回來老夫就告訴你。”

羽嫣一愣,眨眼間她笑着擺了擺手,

“游老您忙,我還有事,游老再見!”

......

“小祖宗可走了。”

游老輕嘆一聲,他抬眼望着層層直通藏書閣層頂的樓梯。

剛剛是他一不小心說漏了嘴,下不為例,下不為例。

星零大陸分為兩界,修真界和凡界。

兩界之間的結界需要通行令才能打開。

而修真界的通行令大多把控在大宗門和大家族手中。

一來是為了防止修士擾亂凡界秩序,二來是方便各大勢力從凡界招收弟子。

慕楠瑜給風夙的正是通行令。

一枚通行令可以帶兩人,他和師兄用一個,風夙和漓澤用一個。

只是不知他為什麼這麼篤定羽嫣沒給兩個小家伙令牌。

正如游老所說,申請通行令必須要有掌門令,這東西可不是爛大街。

雁回殿

羽嫣正瞧着兩塊寫着“風”“漓”兩字的令牌出神。

慕楠瑜要帶風夙和漓澤去凡界。

凡界其實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凡界,只是相對於修真界靈氣稀薄一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