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

風夙突然朝執法堂門口奔去。

漓澤聞聲後知後覺看向門口。

迎面而來的女子一席白衣,她背着光,單單一個纖細窈窕的身影卻是無端讓人心悸。

風夙跑到羽嫣跟前的時候突然剎住了步子。

他抬頭看着她,面具下的鳳眸滿是親昵和思念。

羽嫣被他的視線一晃。

在小孩兒抱住自己的時候她沒躲開,回過神來再想反悔已經來不及了。

風夙忐忑的抱着羽嫣,他不敢用力,只是小心翼翼的攬着。

直到對方沒有如他擔心那般將他推開,他腦海仿佛炸開了一朵煙花。

“師尊,你去哪兒了?”風夙悶悶的問。

“師尊,你終於來了,他欺負師兄和我!”

漓澤的聲音突然衝出,風夙扭頭不善的看了他一眼。

漓澤笑嘻嘻的,他手指宋鑼看向羽嫣。

“哦?為師看你也不像是欺負的樣子。”

羽嫣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

她一雙手扣上了風夙的肩膀,稍微一用力便把糰子推開了。

風夙後退一步心頭空落落的。

漓澤撓了撓頭,師尊說的哪裡話,這不是馬上要被受欺負還沒來得及麽。

“見,見過嫣尊者……”

宋鑼生無可戀的行禮。

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這兩個兔崽……兩個弟子說的話是真的。

他們真的是嫣尊者的徒弟。

可並沒有消息傳出啊!

羽嫣早就通過神識知悉了執法堂的爭執。

兩個徒弟沒受欺負她多少鬆了一口氣。

她看都沒看宋鑼一眼,只道,

“自己去領罰。”

宋鑼:“是……是。”

宋鑼從來都沒有這麼後悔過,靈石沒賺到,這下子估計執事身份也會被擼掉。

雁回峰

羽嫣被風夙抓住了袖子。

她垂眸看着他,漂亮的桃花眼中滿是興味兒,“拽着為師作甚?”

女子站在桃花樹下,烏黑的發間落了幾片粉色的花瓣。

風夙仰頭望着她,他視線忽閃從花瓣上移開。

“師尊,你去哪兒了?”

他重覆了一遍她剛剛沒回答的問題。

清澈見底的鳳眸中染着三分倔強。

似乎非要從羽嫣口中得到一個答案。

“出去辦了點兒事。”

羽嫣微微挑眉,上揚的眼尾氤氳風夙看不懂的交鋒。

他猛的撒開了手。

等他再次鼓起勇氣和她對視的時候,剛剛捕捉到的一切仿佛是錯覺。

“師,師尊。”他無意識喊道。

他再傻也明白師尊這是不想告訴他。

“師叔,這小弟子是誰啊?”

慕楠瑜的聲音突然鑽了出來。

羽嫣見到他毫無意外,雁回峰的一切都在她掌控中。

風夙警惕的看着來人,他是誰?

“風夙,這是你慕師兄。”

風夙?

慕楠瑜的目光沉沉的落在男孩兒身上。

“慕師兄。”風夙毫不露怯的和他對視。

“原來是師叔新收的小弟子。”

慕楠瑜突然笑了起來,他又恢復了那副溫潤如玉的模樣。

說著他還揉了揉風夙的腦袋。

對方面具下的眉頭狠狠皺起。

他想要躲開他的觸碰,對方卻像是故意和他作對一樣,偏不讓他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