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看了他良久。

直到靈舟開始降落,她突然揚起了唇角。

“嗯,師叔我信你。”

羽嫣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孩子,前途無量。

直到羽嫣早已下了靈舟,慕楠瑜才驚覺羽嫣是在嚇唬他。

他無奈的撫了撫額頭,他差點兒就被她唬住。

只是心中的疑問愈發擴大。

這樣的嫣師叔又怎麼可能會為情所困?

蒼渺宗近在眼前。

他只要確定師尊是不是在封印饕餮,一切都將會有答案。

師叔救了他,他不會再讓她陷入魔障。

絕不會!

雁回峰

風夙獃獃的坐在殿門前的臺階上。

面具下的一雙鳳眸望眼欲穿。

師尊為什麼突然消失了三天。

她去哪兒了?

“師兄,師兄快過來陪我練劍!”

漓澤站在桃花樹下招呼他。

風夙沒動,他抱着拜羽嫣為師那日對方送給他的靈劍,愛惜的擦了擦。

“師兄你餓不餓?”

漓澤自覺沒勁,他拖着劍朝他走了過來。

劍尾摩擦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響。

風夙終於捨得遞給他一個眼神。

“我已經築基了。”

意思就是說他闢谷了!

漓澤感覺自己像是受到了打擊,他拖長聲音啊了一聲。

“我聽說主峰有食堂,師兄我們去看看?”

風夙:“不去。”

“去吧去吧,說不定路上還能打聽到師尊的消息。”

漓澤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

反正他這話說完,幾乎不用他拉扯,風夙自覺起身跟在了他身邊。

漓澤笑嘻嘻的收起劍。

他側頭看着男孩兒明顯帶着急切的腳步,狐狸眼底滿是狡黠。

主峰

風夙兩人來的時候正好是食堂人最多的時候。

“真是好多人啊。”漓澤遠遠的就發出了一聲驚嘆。

不愧是蒼渺宗。

“你為什麼這麼瞭解?”風夙突然問。

“爺爺告訴我的呀,師兄你不知道,在我沒出生的時候他就想着怎麼把我往蒼渺宗里塞了。”

漓澤邊說邊似嫌棄一般笑着。

“說起來還要感謝師兄你,若不是師尊為了你借用漓晝島的靈蘊池,我也不可能有機會拜師尊為師。”

風夙步子一頓,他抬頭看漓澤。

“你說的都是真的?”

心底一股隱秘的愉悅仿佛要破土而出,在漓澤點頭的瞬間發了芽。

果然和他想的一樣。

風夙唇角不自覺上揚,當所有猜測成真,沒人知道他有多開心。

漓澤就知道他會是這般反應。

雖然他是故意順着師兄的意思,也算是實話實說,但看他這麼開心他怎麼就鬱悶的不行呢……

剛走到食堂門口。

“你們倆是新來的?”

一道修長的身影突然擋在了兩人面前。

他雙手抱胸有些不善。

風夙冷眼看着他。

漓澤:“對啊。”

“哪個峰的,執事堂可有登記?弟子令牌拿出來看一看。”

宋鑼是食堂的管事。

說是管事其實就是負責日常弟子的進出記錄。

蒼渺宗飯堂做的都是外面買不到的靈食,只有內門弟子或者親傳弟子才有資格取用。

平常不少有外門弟子企圖渾水摸魚,都被宋鑼給揪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