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件反射的他扣住了她的手腕。

一道寒涼的視線落在他的臉上,他立刻鬆手。

回過神來他獃獃的望着羽嫣。

慕楠瑜:“嫣師叔?”

“醒了啊。”羽嫣一個用力將丹藥塞進了他嘴中。

咕咚一聲,慕楠瑜將藥吞下。

他不可置信的坐起身,視線一直膠着在羽嫣身上。

他從小到大隻見過師叔一次。

剛剛夢中的那次不算。

“師叔是你救了我?”他問。

“不然呢?”羽嫣敲了敲桌子,“你覺得還有誰能把你從火欒的身下救出來?”

慕楠瑜臉色紅了又白。

突然,噗通一聲他跪到了地上。

慕楠瑜:“師侄多謝師叔救命之恩。”

夢裡的一切真實的可怕。

若是師叔沒有出現,或許一切都會像他夢中看到的一樣發展。

師尊封印饕餮無暇趕得及救他。

師兄僅靠自己也不可能闖得進合歡宗。

而自己,他想他必然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身體可是有什麼不適?”

羽嫣上下掃視了他一眼問。

男子還在地上跪着,羽嫣也沒讓他起來。

又不是她讓他跪的。

慕楠瑜自顧站了起來,他笑了笑,溫潤如玉的容顏讓人看得舒心。

“多謝師叔關心。”

“聽你師尊說,你根骨天賦很不錯。”羽嫣突然轉移話題道。

慕楠瑜一怔,他沒想到羽嫣會提到這個。

天賦再好又哪裡比得上嫣師叔。

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紅了耳尖。

羽嫣不知道有沒有看到,反正她是笑出了聲。

這下對方的耳朵更紅了。

羽嫣:“本座很期待你未來的表現,慕楠瑜,好好修煉,別讓師兄失望。”

慕楠瑜突然抬眸看她。

他總覺得師叔話裡有話。

“是,師侄一定會努力修煉,不辜負師尊師叔的期望。”

慕楠瑜眉目清澈,羽嫣很難想象面前人會和書中那個嬉皮笑臉滿嘴葷話的人是同一個。

她回去後一定要知會師兄一聲,宗門未來的頂梁柱他可要看好了。

慕楠瑜捏着袖子欲言又止。

他想提醒師叔一聲,讓她不要輕易喜歡上自己的徒弟。

風夙不是她的良人,她會因此受傷會死。

可據他所知,師叔這個時候還沒有徒弟。

最重要的是,萬一真的只是夢呢?

“你有話要說?”

羽嫣饒有興緻的盯着他。

既然不是因為合歡宗的事,他究竟是為什麼才誤入歧途呢?

“師叔可是知道師尊在做什麼?”慕楠瑜神色忐忑。

羽嫣眉目一凝,那張驚心動魄的容顏瞬間染上了三分寒涼:“你是在怪師兄沒能來救你?”

“不是!師叔你聽我解釋!”

“那你這麼問什麼意思?”羽嫣步步緊逼,她望着他的視線滿是審視。

慕楠瑜慌亂的垂下腦袋,“我是擔心師尊。”

“擔心什麼?為什麼會擔心?因為他沒來救你?慕楠瑜,你心裡有怨?”

“沒有!我沒有!”慕楠瑜抬頭快速反駁。

羽嫣犀利的目光和他對視。

慕楠瑜緊繃著心弦,他從來沒有怨,夢中沒有,現在更不可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