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

慕楠瑜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他狠狠地推了火欒一把。

神奇的是對方竟是被他推動了。

沒等慕楠瑜松一口氣,他整個人就被火欒帶到了不遠處僅有三四米之隔的石床上。

“你想做什麼!”

慕楠瑜眼神像是刀子一樣剜在女子臉上,只是此刻他眼中氤氳着自己都未察覺的霧氣。

只一眼看過去,就讓火欒凌虐心肆起。

沒錯,是凌虐。

整個合歡宗無人不知火欒的殘忍。

或許是*的原因,又或許是本性使然。

她喜歡虐待床伴,她喜歡見血!

“說實話我本不想擄你。”火欒壓倒性的俯身過來,“我更中意你那唇紅齒白的師兄。”

她伸手捏住慕楠瑜的下巴,眼中跳動着躍躍欲試的火光。

“可本座沒想到你會給本座帶來這樣的驚喜!”

火欒灼熱的視線掃視着他。

慕楠瑜僵硬着身子,他努力忽略藥意傳遞上來的不適。

“滾!”他側臉試圖躲開火欒的觸碰。

只是對方捏着他的力道大到了極致,他甚至懷疑她要將他的骨頭捏碎。

“哈哈哈哈哈,本座就喜歡你這種有性格的!”

火欒一掌拍碎了他的衣衫。

紛紛揚揚的布料灑落在山洞,慕楠瑜絕望的閉上了眼。

羽嫣找到這裡的時候被山洞內的場景嚇了一跳。

她想都沒想一劍將背對着她施暴的女子捅了個對穿。

鞭子抽打的聲音驟然消失。

石床上僅着殘破裡衣,渾身是血的男子仿佛失去了生機。

“慕楠瑜!”

羽嫣喊了他一聲,她皺眉拍了拍他的臉。

對方也就是這張臉完好無損。

女子在檢查完他的身體之後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她來的不算太晚。

皮肉之傷罷了,無礙。

羽嫣一把火將火欒的屍體燒成灰燼,然後帶着床上的人離開。

相信不用多久合歡宗就會發現他們的長老死了。

她該死!

慕楠瑜做了一個夢。

夢中他被合歡宗的魔修擄走,受盡屈辱後對方以為他死了,便將他隨手丟在了合歡宗山腳下。

可他偏偏沒死,為了避免師尊師兄擔心,回宗後他假裝無事發生,可悄然滋生的心魔卻是讓他修為再難精進。

他開始墮落,開始封閉自我。

發現小師妹想要暗自勾陷嫣師叔,他還報複了她一把。

呵,他萬萬沒想到在他心中仿若神女的嫣師叔竟然也會動感情。

而且她愛上的人居然還是她的徒弟。

那人有什麼好的。

也就是比平常人多了一副好看的皮囊罷了。

師叔真是糊塗!

羽嫣沒想到慕楠瑜會昏睡這麼久。

明明她已經喂了他丹藥。

正常情況下他早該醒來才對。

“慕楠瑜?”

羽嫣捏着男子的臉,她鬆開又收緊。

偏偏對方毫無反應。

莫不是還受了其他傷?

慕楠瑜睡夢中感覺有人在喊他。

那聲音恍惚間特別像嫣師叔的聲音。

嫣師叔?

怎麼可能,她忙着追她那徒弟都來不及!

就在羽嫣又在他嘴邊塞了一顆丹藥的時候,慕楠瑜猛的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