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突然停下步子。

她轉頭看向沈青逸。

“師妹?”

沈青逸以為她是需要什麼。

剛想從儲物戒中探尋一番,就見羽嫣輕搖頭化成了一道流光。

凌辰:“師尊,嫣師叔不會有事吧?”

沈青逸一指敲了他一個腦瓜崩兒。

沈青逸:“你嫣師叔修為和為師不相上下,你說會不會有事?”

“肯定不會!”凌辰捂着腦袋眼神堅定道。

羽嫣想在書中一定是師兄去救人了。

師兄親自出手慕楠瑜肯定是被救下了。

這麼說她好像是突然多管閑事了?

羽嫣有些頭疼的撫了撫額角。

殊不知在她離開後沒多久,沈青逸就面色大變的衝進了後山。

“師尊!師尊我和你一起去!”

凌辰遠遠的跟在沈青逸身後。

身為掌門首徒,他自是知道師尊去後山做什麼。

蒼渺宗是修仙界第一大宗。

但很少有人知道蒼渺宗後山封印着上古凶獸數萬年。

沈青逸沒說什麼。

他面色凝重,近來他就總是有預感心緒難平。

本以為是剛剛小徒弟的事情,沒想到竟是是後山封印出現了問題。

若是被饕餮衝破封印,別說他們蒼渺宗,恐怕整個修仙界都會陷入災難。

合歡宗

“小美男,你還很講義氣嘛,送跑了我的心頭愛,你可得補償啊~”

女子濃妝艷抹,大紅色的眼皮睫毛又長又密。

她拽着白衣男子的衣襟靠的極近。

“姑娘還請鬆手。”

慕楠瑜笑的溫潤,他後仰脖子盡可能的離對方遠一些。

“姑娘?”

火欒頗為新鮮的重覆了一遍他的稱呼。

想她火欒自小成長在合歡宗,還從未有人稱呼她姑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真有意思,我可不信你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她眯了眯眼,上手就要撫上他的側臉,對方立刻避開。

“呵,脾氣還挺大!”

火欒突然將人放開。

“來人,替本座好好教導一下小美男規矩!”

慕楠瑜鬆了一口氣。

白色衣袖不知何時蹭上了不知名的紅色粉末,他嫌棄的用手拂去。

山洞內燃起了濃郁的熏香。

慕楠瑜冷眼看着火欒的侍女進進出出,他封閉嗅覺尋找可能逃出去的機會。

他才突破元嬰,對方卻是出竅期修為。

只是不知道為何——

他意識越來越混沌,直到一股無名的燥熱從身體涌出,他才猛的清醒。

慕楠瑜站起身,他扶着桌邊穩住失力的身體。

火欒將他帶回來的路上就封了他的經脈,至少還要半個時辰的時間他才能衝破禁錮。

可現在對方明顯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

慕楠瑜慌了。

身體傳來的異樣越來越明顯,他死死的摳着手心。

鮮紅的血跡流下,此刻唯有痛意才能讓他逃脫迷失。

“你這是想去哪兒啊?”

女子的聲音突然從耳後傳來。

慕楠瑜面色一白,他額頭浸出了薄汗,緊咬着的牙關忍不住顫了一下。

“規矩學的如何?”

火欒說著了瞅山洞中僅剩的兩個侍女。

對方接收到她眼神的示意立刻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