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仔細回想着書中的劇情。

試圖在自己出場那區區不到五十章的內容中找到有關星痕的記錄。

然而她失望了。

“對了師兄,我今日來找你是有正事的。”

女子突然沒了玩笑的*,她正色道。

沈青逸抬眸:“師妹你說。”

“我想請……”

“師尊,師尊不好了!”

“見過嫣,嫣師叔!”

凌辰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羽嫣話語一收,她疑惑的看向來人。

是師兄首徒,發生了什麼?

凌辰沒想到會見到羽嫣。

他拜入師尊座下三百年,與嫣師叔見面的次數不過四次。

今日是第五次。

“怎麼了?不是有急事?”沈青逸輕笑一聲問。

凌辰慌亂的收回落在羽嫣身上的視線,他懊惱的咬牙,他怎麼就看師叔看走神了呢。

“師尊,是慕師弟!他被魔修抓走了!”

凌辰像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來意,他又急切起來。

“就這點兒小事兒值得你這麼慌張?”

沈青逸神情嚴肅,似是對自己大徒弟的不沉穩很不滿。

楠瑜再怎麼說也是元嬰期修士,區區魔修而已,他會脫不了身?

只是早晚的事罷了。

“不是,師尊,抓走慕師弟的是合歡宗!”

“是合歡宗的人!”

凌辰還重覆了一遍,像是生怕自己師尊聽不見似的。

羽嫣坐直了身子。

合歡宗哦,還挺棘手。

她和沈青逸想的一樣。

慕楠瑜再怎麼說也是掌門親傳弟子,元嬰期修為加上法寶助攻不可能脫不了身。

但若是帶走他的人是合歡宗……

能不能安然無恙的回來倒是個問題。

若是沒人幫忙,八成是不能完整回來了。

“你怎麼沒事?”羽嫣突然問。

凌辰神情一僵,他面色漸漸漲紅,原本白皙的臉龐在羽嫣的註視下變成了煮熟的蝦子。

沈青逸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楠瑜雖說是他的小徒弟,但修為已經可以與大徒弟齊平。

“是慕師弟將最後一道遁行符塞給了我……”

——師兄,那些魔女最喜歡你這樣的,換我還能周旋一段時間,師兄可要儘快找幫手來救我。

凌辰說著自責的垂下了腦袋。

“哦!這樣啊,師兄,我去救師侄吧。”

羽嫣突然站起身。

慕楠瑜,她記起來了。

他是師兄最小的徒弟,卻也是天賦最出眾的一個,哪怕放在整個蒼渺宗甚至修仙界也不落下風。

書中簡要提過一筆。

原本萬眾矚目的天之驕子自甘墮落沉迷歡/好,修為止步元嬰。

最重要的是,劇情中慕楠瑜無意中幫過她。

嗯……算是幫她吧?

他竟然當眾調戲蘇若若,口中葷話不絕,惹得女主角身陷風波幾十年。

書中那幾十年她可是過的太順心了。

她不會選擇重蹈覆轍不代表她不會記仇哦!

一直都是蘇若若明裡暗裡*她,她最終會黑化,自己的心性當然是一方面,可她蘇若若也功不可沒。

慕楠瑜性情大變莫不是因為現在這事兒?

書中的劇情都是從五年後展開的。

當下的情景她無法探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