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凝向來嘴毒,被她無意中傷的人光她是見過的,十個手指頭都數不過來。

曾經她還說過師兄娘們兒唧唧的沒一點兒男子氣概。

當時師兄可是氣了好久。

直到兩人漸漸熟悉,他瞭解了顏凝的性格隔閡才消失。

說起來她能和她成為好友……起因也不太美妙。

“呵,原本我還以為出來後能追上你一些,沒想到啊沒想到,嫣嫣這麼快就突破了!恭喜啊!”

顏凝笑嘻嘻的朝她挑眉。

羽嫣不買賬:“賀禮?”

“噔噔噔噔!”

顏凝像是早有準備似的掏出一塊殷紅的玉石。

她一手塞到了羽嫣手中,然後湊近低聲生怕別人聽見似的說:“這是我這次在小神秘境中得到的,反正我一個魔修也用不到,送你了!”

魔修?

漓澤身子一個激靈,他扭頭看向風夙,發現對方正垂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師兄心可真大啊……

傳說中的魔修唉,師尊居然看起來和她關係很好。

師尊不愧是師尊!

手心通體冰涼的觸感讓羽嫣五指一蜷。

書中的她是五年後收徒大典當日出關,原本是為了突破大乘後期才閉關,只是結果不盡如人意。

顏凝是她的知己好友。

得知她突破失敗特意來安慰她,那時她帶來的就是她現在手中的這塊驅魔神石。

驅魔神石,上古神族至寶。

她就這麼隨手送給了她。

別說什麼她是魔修用不到,驅魔神石可驅萬魔,可驅除也可驅使。

顏凝怕是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她親手送給好友的東西,會被對方用來對付自己!

書中的她愛風夙愛到瘋魔,顏凝苦心勸告阻攔卻被她誤會。

自己像是變了一個人,兩人的關係一度降至冰點,再到後來的持劍相對。

想到書中描寫的她拿驅魔神石對付她,致使顏凝魂飛魄散,羽嫣渾身一冷。

“是個好東西。”羽嫣捏着石頭垂眸道,無人能夠看清她眼底的神色。

“你喜歡就好!”顏凝擺擺手。

羽嫣小心翼翼的將神識收進儲物戒,“我很喜歡,凝凝你真好!”

她絕不會讓書中的劇情有機會出現。

一絲一毫都不會!

“現在知道我好了?”顏凝側肘搭在桌邊,她笑意嫣然的瞅着不遠處的兩個小男孩兒。

最終還是落到了風夙身上。

“可惜了,我是真的很中意。”她突然道,說話間視線一眨不眨的盯着男孩兒。

風夙身體僵硬,他一動也不敢動。

他沒忘記剛剛對方“調侃”他時師尊的沉默。

也沒忽略紅衣女子和師尊關係的熟稔親密。

爐鼎是什麼意思他清楚的很。

風夙幾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才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顫抖。

他想,他大概只是她心血來潮收下的可有可無的徒弟。

而她卻是她的好友。

風夙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尤其是,師尊現在依舊沒有因為女子的話作出任何回應。

羽嫣確實沒有回應,她甚至在認真考慮顏凝的話。

對方的中意自然不是說要養糰子來做爐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