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嫣尊者的靈舟嘛。”

一道妖媚無比的女聲穿透靈舟結界進來。

風夙和漓澤立刻警惕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羽嫣輕挑黛眉,她靠着坐榻的姿勢變都不帶變的。

“師尊!”漓澤求助的看向羽嫣。

風夙緊繃著小身子同樣望着她。

“慌什麼,做我的徒弟心性太差可不行。”羽嫣懶洋洋道。

漓澤小臉一噎:“是。”

風夙始終看着羽嫣,他從來都沒有害怕過,只是對方語氣狂妄,難道是師尊的敵人?

“嫣尊者這是不敢出來見我?”

紅衣女子睫毛長長眼尾掛着亮晶晶的細碎片。

她不知何時已經闖入結界,此刻正站在靈舟艙門口笑眯眯地看着三人。

羽嫣始終穩如老狗。

女子甚至有興緻拿出兩盞靈玉茶杯,她微微起身,一番沏茶動作流暢又養眼。

顏凝看着她輕笑一聲。

她視線移到舟內的兩個小孩兒身上。

女子活像是心懷不軌的魔女,她摸着下巴咂了咂舌,

“多日不見,嫣尊者小日子過得不錯啊,都開始養崽子了。”

“我要求也不太過分,就他,送我做爐鼎如何?”

顏凝指着風夙頤指氣使道。

她眸底滿是志在必得,見羽嫣不說話她又添了一句,“醜是醜了點兒,但勝在體質好,養個幾年就可以宰了。”

風夙身子一顫,他看向羽嫣,鳳眸黯淡又無助。

羽嫣似笑非笑的看向顏凝。

——“這是我的徒弟,你說話別太過分。”

——“徒弟?!不得了啊,小嫣嫣,你怎麼能背着我收徒呢!說好的一人修仙全家飛升呢!”

——“什麼時候說過,我不記得了。”

——“呵!負心漢!”

兩人用神識傳着音。

顏凝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氣哄哄的。

當下也沒心思調侃小孩兒。

女子一*坐到羽嫣對面,端起茶杯仰頭一飲而盡。

漓澤望着顏凝的目光由警惕憤懣變成探究。

他視線在自家師尊和紅衣女子身上來回移動,像是陷入了什麼苦惱,他微微皺眉。

風夙睫毛微顫。

他能夠察覺到,其實對方對自己沒有散髮任何惡意。

可她的話卻是如魔咒般一遍又一遍在他耳邊迴響。

醜是醜了點兒……

風夙抬手摸了摸臉頰,凹凸不平的疤痕硌着手心,哪怕不照鏡子他也知道自己現在是一副什麼樣的醜樣子。

可師尊之前也告誡過他,修仙之人不該在意皮相。

顏凝從來沒有嘲笑諷刺他的意思。

一方面在她眼中,風夙臉上這點兒小疤要想除掉輕而易舉;

另一方面,正是因為她自己不在意這些,所以才會毫無膈應的脫口而出剛剛那句話。

再說,修仙這麼多年她什麼妖魔鬼怪沒見過。

可顏凝萬萬沒想到,小孩兒會如此介意這件事。

她向來大大咧咧慣了,因此她並沒有察覺到對方的情緒變化。

“看來你此行秘境收穫頗豐。”

羽嫣調侃她道。

她收回落在風夙身上的神識,女子眉心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

或許她剛纔應該及時阻止顏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