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以後還可能有更多的弟子拜羽嫣為師,風夙難過的垂下了眸子。

羽嫣目光在男孩兒身上停留一瞬,對方抑鬱的情緒她隔着這麼遠都能明顯察覺到。

不開心什麼?

最致命的傷都醫治好了,他也已經築基了,他還有什麼不開心的?

羽嫣托着下巴墊在桌邊疑惑沉思。

“師尊,師尊!”漓澤從風夙身邊跑開又竄到了羽嫣身邊。

他狐狸眼亮晶晶的滿是躍躍欲試。

“怎麼了?”羽嫣好笑問。

女子眉間的星痕流轉着淡淡的星光,對方視線直直望着自己,漓澤說出口的話開始結巴。

“沒,沒事,徒兒就是,就是想問問雁回峰有沒有,有沒有廚房!”

漓澤漸漸漲紅了臉,他扭開小臉露出粉紅的耳尖。

羽嫣換了個動作靠在坐榻上。

她饒有興緻的望着漓澤,小孩兒真有意思。

這可是未來的天才陣法師。

可惜天妒英才。

她羽嫣偏要和天道搶人,漓澤她護定了。

羽嫣唇角勾着清淺的微笑,漂亮的桃花眼底卻滿是霸道強勢。

漓澤不好意思和她對視因而不知道女子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可風夙卻是看到了。

他捕捉到羽嫣眸底對漓澤的濃烈愛護,一顆心沉了又沉。

師尊願意收自己為徒已經是上天眷顧,他怎麼可以貪婪的想要更多。

風夙趕緊收回視線,他安靜的坐在不遠處的靈舟靠窗一側。

殊不知在他目光移開的時候,羽嫣同樣看向了他。

還有風夙,書中的天道之子,作為搶人的補償她一定好好培養。

正道之光?

想到書中對風夙的描述,羽嫣笑出聲。

好一個正道之光,她倒要看看他以後能達到什麼樣的高度。

“師尊你笑起來真好看!”

漓澤突然湊過來誇贊道。

羽嫣揚起的唇角沒有因為他的話落下,反而笑的更加肆意,

“會說話以後就多說點兒。”

“師尊還沒回答徒兒的問題,我們雁回峰有沒有廚房啊?”

漓澤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明艷的五官染着羞怯。

“去了不就知道了。”羽嫣側過頭不打算再理人。

漓澤識趣的退開。

他苦惱的坐在桌邊,心中掛念的滿滿都是如果沒有廚房他要在哪兒給師尊做好吃的。

上次師尊好像很喜歡他烤的兔肉。

漓澤就是有那麼一個癖好。

看到漂亮的人他就想投喂。

師尊是他長這麼大見過最好看的人,他忍不住,他手癢。

要是漓詮在這兒知道他的想法肯定又急得跳腳。

小兔崽子,他讓他給他做吃的他永遠都是推推拖拖,滿口理由逃避!

不知道想到什麼,漓澤雙眼一亮。

“師兄師兄師兄!”

漓澤又回到了風夙身邊,對方淡漠看了他一眼,他也不惱。

“師兄你快告訴我,雁回峰有廚房嗎?”

“沒有。”風夙垂着眸子看不清神色。

他袖子下的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哦……”

漓澤蔫兒了吧唧的安靜下來。

羽嫣一直註意着兩人的動靜。

她突然想其實多幾個人也是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