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在對方拜自己為師後這些更是她的義務。

完顏丹她不是沒有,甚至一抓一大把。

可憑藉丹藥修複的容顏哪有自己重塑來的完美?

她偏不讓他順遂劇情。

風夙不知道在羽嫣肩頭趴了多久,每一刻都在忐忑對方將他拉下去,可羽嫣似乎並沒有這樣的想法。

男孩兒緊張的十指蜷縮,他下巴緊緊的貼着女子,身體上的痛苦仿佛都察覺不到了。

他甚至有精力朝結界外側眸。

那裡的小公子早已不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走的,他頗有些失望。

“風夙,答應為師一件事。”

察覺到男孩兒築基已成,羽嫣將人放回了液池。

風夙心頭空落落的握着拳頭。

“是。”他道。

羽嫣掐了一個凈身訣,渾身的水汽消散,她整個人都輕鬆了好多。

見他這般反應她突然彎身捏住了他的下巴。

風夙心臟噗通噗通跳的飛快。

女子驚心動魄的容顏近在眼前,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纖長的睫毛,對方眉心的星痕泛着淡藍色的幽光,漂亮的想讓人伸手碰一碰。

猛的看到對方瞳孔中映射出的自己疤痕交錯的臉,風夙心頭猶如被澆了一盆冷水。

“都不問問是什麼?”羽嫣捏了捏他下巴上的骨頭。

小孩兒瘦的沒幾兩肉。

“徒兒都聽師尊的。”他垂着眼睛不敢看她,他怕在她眼中看到醜陋的自己。

“修煉之人最不該在意的便是皮相。”羽嫣突然道。

風夙猛的抬眸,他瞳孔顫了顫緊緊的盯着她,“師尊……真的這麼認為?”

羽嫣仿佛突然明白了他的彆扭,她指尖清淺划過他臉上的疤痕。

“為師不會追究這些是怎麼來的,但你若是想將它們祛除,就好好修煉到元嬰,中途不要想擅自用藥抹掉。”

女子柔嫩的指尖溫涼,一寸一寸碰在他臉上帶着絲絲癢意,聽到最後風夙一顆心都沉了下去,“為什麼?師尊能否告訴我原因?”

沒人會願意整天對着他這張臉,他自己都嫌棄,更何況師尊?

“你剛剛答應了。”羽嫣笑着鬆開手,“記住了,千萬別擅自用藥。”

“徒兒遵命。”

風夙心中仿佛堵了一塊大石頭。

這塊石頭在他得知師尊收了漓澤為徒後更加硬沉。

“師尊,我們是這是要去蒼渺宗了嗎?”漓澤趴在靈舟窗戶邊,他新鮮的望着外面,整個人激動的過分。

羽嫣:“嗯。”

“師兄,那我到時候可以和你住一起嗎?”漓澤又湊到了風夙身邊。

見着風夙之前他原本是不情願喊這聲師兄的。

可師兄小小年紀已經踏入築基——

他自愧不如啊!

風夙皺眉:“不可以。”

“雁回殿房間很多,到時你自己選一間便是。”

羽嫣笑望着漓澤,當她雁回峰是什麼貧瘠之地,多安置個人都放不下?

風夙小身體緊緊的繃著。

原本雁回峰只會有他和師尊兩個人,現在卻是多了一個漓澤。

那以後呢?

師尊還會不會再收別的徒弟?

他陡然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