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為什麼?”

羽嫣隔着距離將人給托了起來。

在她話落對方明顯來了興趣。

也還是個孩子,跟風夙一樣不會遮掩情緒,羽嫣暗道。

“為師也想知道。”

羽嫣望向結界中靈蘊池方向悠悠道。

或許是偏要和劇情較勁的執念。

又或許是不想面前這個陣法天才少年輕易隕落。

她想只要她多教導漓澤一些東西,又或者到時多囑托他幾句,百年後他不至於淪落到以身獻祭的下場。

漓澤在嘴邊搓了搓手,又下雪了,

“師尊,徒兒知道哪裡有避雪的地方,師尊要過去嗎?”

漓晝島的雪本身就帶着靈力,修士的靈力屏障阻擋不了。

羽嫣始終看着靈蘊池方向。

良久,她緩緩道,“走吧。”

她估計風夙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

“師尊,這是雪山特有的雪嘟兔,配上雪水澆灑烘烤最為鮮美,您嘗嘗?”

漓澤遞過來一隻兔腿。

羽嫣從剛纔就看到他在點火串肉,絲絲靈肉香鑽入鼻尖,她伸手接過。

漓澤頓時狐狸眼一彎笑了起來。

沒人知道投喂的快樂。

他尤其喜歡給漂亮的人做東西吃。

像師尊這麼好看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想必吃起東西來更好看!

漓澤專註的目光落在羽嫣嘴邊。

她以為他是在忐忑自己的評價,羽嫣剛碰到唇邊的兔腿頓了頓,

“漓澤,有沒有人告訴你盯着別人吃東西是不禮貌的?”

原本失落的情緒還來不及升起,被羽嫣戲謔的語氣調笑漓澤快速的移開了視線,小公子耳尖紅紅的。

可他依舊不死心的用餘光註意着羽嫣。

他眼睜睜的看着對方*的唇瓣染上了油漬,羽嫣輕嘖了一聲他倉惶的收回目光。

“手藝甚好。”羽嫣誇贊道。

“謝謝師尊誇獎!那徒兒以後有時間經常給您做!”

羽嫣吐在嘴邊的不用還未說出,漓澤趕緊揮揮手跑出了洞口:“就這麼說定了,師尊,我再去外面撿些柴火!”

男孩子的聲音漸行漸遠。

羽嫣垂眸看着被咬了一口的雪嘟兔肉。

其實她早已闢谷,甚至已經有八百多年沒吃過靈食。

她已經忘記這些東西原本應該是什麼味道了。

羽嫣思緒有些飄遠。

她想到了自己剛入宗拜入師尊門下時同師兄一起修煉的日子,也想到了同師兄師姐一起在外歷練拼死奪寶的日子。

時至今日,哪怕她已經大乘,可伸手便能護住的東西依舊不多。

外面的雪依舊下着。

不斷的有靈氣旋入山洞。

羽嫣沒想到漓晝島之行還有這樣的收穫。

她要突破了。

漓澤抱着一堆木柴怔怔的站在山洞外。

他崇拜的眼神落向洞口方向。

這就是師尊的悟性嗎!

“嫣尊者這是要突破了啊!”漓詮不知何時出現在漓澤身邊,他摸着鬍子滿意的點點頭。

澤兒有她教導他放心。

可看到小公子抱着一堆乾木頭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小兔崽子就知道燒火!老夫交帶給你的任務完成了嗎?我跟你說,如果在嫣尊者離開之前你沒能成功拜她為師,你就等着——”

“師尊晉級着呢,爺爺你小點兒聲。”漓澤皺眉。